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阴婚

上架时间:2018-12-27

阴婚 已完结

阴婚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颜祯 分类:悬疑灵异

爷爷说我八字不全,为了改命,让我和一具清末女尸结为夫妻。 可婚后生活让我非常苦恼,因为鬼媳妇的缘故,我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看到鬼。 被迫无奈之下,我开始接手各种各样的阴婚,可第一次就吓得尿了出来。 因为我发现和自己相处的人竟然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阴明阳,今年二十有六,是西安长乐路一家婚庆公司司仪。阴姓本来就非常稀少,而我选择这一行,很多客户都非常排斥,嫌我的名字不够喜庆,甚至有点晦气。

正是因为我的名字,让我在求职的道路上非常艰辛。很多婚庆公司一听我的名字,便让我回家等消息,最后的结果是石沉大海,别说电话,连条短信都没有。

对此我也没有办法,姓是爹妈给我,我没有权利更改。

我出生在咸阳农村,八九年十二月初一戌时生人,骨重2.1两。按照称骨算命的说法,是属于那种短命灾难多,又终身成就不了什么大业的命。

据说出生那天傍晚,天际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冬季打雷并不是一个好兆头,而偏偏在我出生那晚打雷,就更加让人心神不安了。

父亲初为人父,在院子内高兴的转来转去,根本就没有顾忌这些事情。而爷爷却懂这些,在房间内一个劲儿的闷头抽着烟枪。

爷爷是老家有名望的阴阳先生,奶奶跟随一辈子,对这些事情也有些了解,看着爷爷就急着说我的命不好,让爷爷快点想想办法。

爷爷也是一脸愁容,把烟枪的草烟抽完这才掐指算了算。说我八字不整,仅有己巳,乙亥,乙未,并没有时辰。还说我五行不全,阴气太重,再加上我的骨头太轻,很难活到成年。

奶奶一听差点岔过气,哭着让爷爷快点救救她的大孙子。

爷爷重新填满烟枪,沉默了很长时间,这才说给我起名明阳,希望可以压制住我的阴气,保佑我活到成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奶奶依旧愁眉不展。爷爷叹了口气,刚走到院子里,村长就推开大门慌张的跑了进来,看到爷爷也不说话,拉着他就朝门外走去。

事后我听奶奶说,我出生那晚,村后面的山沟有座土山塌了,出现一口不知道年代的棺材。爷爷将棺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具穿着凤冠霞帔的女尸和一块木牌。

爷爷了解这些,验骨后发现女尸死时约莫有十八九岁,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头,只剩下了一具骨架,可穿在身上的衣服却红的非常鲜艳,如同血染的一样。

从木牌上的墓志来看,女尸生前是清末人,家境显赫,因为不满媒妁之言,又被父母逼婚,一气之下上吊而死。生前是大家闺秀,死后家人不想茔地出现孤坟,便想给女儿找个伴举行阴婚。

但不巧的是当时根本就没有横死的壮年,这件事情也只能作罢,为了不让女儿成为孤魂骚扰家宅,便将她独自安葬在野地里。

那时的女性地位非常低,别说埋葬野地,如果真成了鬼到处害人,恐怕暴尸荒野都有可能。

在看完木牌之后,爷爷算了一下女尸的八字,纯阳命。顿时喜形于色,说了句我孙子有的救了,便找了个风水好的地方将其埋葬后匆匆跑回了家。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的意思是替我办一场冥婚,也就是将那具清末女尸迎娶给我。我的命格很轻,灾难重重凶祸多,如果和女尸结为冥婚,她的纯阳命便会过渡到我的身上,虽然依旧一生平平,但关键时候能让我化险为夷。

这些东西现在听起来非常荒谬,但那时候的人还处于封建思想阶段,对于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深信不疑。就这样,身在襁褓中的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一具都可以当我祖宗的女尸结为了夫妻。

我刚满月,父母便出去打工,我变成了一个留守儿童。但爷爷奶奶对我非常好,天热了怕我热了,天冷了又怕我冷了,总之他们完全把我当成一株温室里的花朵。

不知是他们细心照料有关系,还是真是那场冥婚的缘故,直到我十岁,别说什么灾难,即便是一场大病都没有生过。

不过让我苦恼的是,村里的大人从来不让他们的小孩陪我玩,说是我有一个鬼媳妇,谁要是跟我在一块玩,就会沾上晦气,还会看到鬼。

十岁的我什么都已经知道,哭着向爷爷询问,记得当时爷爷非常淡定,抽着旱烟安慰我说,我生下来就不是普通人,将来会是一个有出息的人物。

对此我深信不疑,没人跟我玩,我也不会去强迫他们。

每次上学放学我都是孤零零一个人,别人三五成群的有说有笑,我一个人低头闷声不吭。

还记得那时一个大雨磅礴的冬季,学校对面是一条马路,只有穿过马路才能进村回家。那天正好学校组织一场数学竞赛,我的学习成绩算是名列前茅,自然被选入其中。

等竞赛完了之后,已经晚上八点多钟。和我一块的有一个是同村的孩子,叫罗昌盛。他的胆子小的可怜,上面有三个姐姐,就他这么一个独苗,父母对他关爱有加。

冬季的八点多钟已经漆黑一片,罗昌盛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也顾不得我有一个鬼媳妇的事情,让我跟他一块回去。

我也欣然同意,虽然我胆子不小,毕竟这种鬼天气,我也害怕,罗昌盛的胆子再小那也是一个人,好歹能在路上和我说会话。

走出学校大门,罗昌盛有一句没一句和我说着。我只是随口附和,从小到大从来没和外人说话过,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大雨如同瓢泼,路上别说车辆,就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可就在我们俩走到马路中央的时候,一辆大卡车突然从雨幕中疾驰而来,出现在离我们有十多米开外的地方。

按理说,这么远的距离想要避开绝对是完全可以的,但那一刻我觉得双脚好像被人死死的抓住,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挪动脚步。

一时间我一下慌了神,用尽全身力气都没有任何办法,眼看大卡车就要撞到我们身上,和我并肩的罗昌盛急的大哭起来。

在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我明显感觉有人在我后背使劲推了我一巴掌,脚下的那种束缚感瞬间消失,整个人一下扑倒在马路对面。

几乎在同一时刻,我听到‘轰隆’一声,再次扭头看去,大卡车已经停下,罗昌盛却飞出了三米多远,躺在血泊中不断的抽搐。

我也是吓得哆嗦不已,在卡车司机熄火下车的瞬间,我看到两个黑漆漆的身影一动不动的蹲在马路中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