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女帝在上

上架时间:2018-11-15

女帝在上 已完结

女帝在上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清幽致远 分类:穿越架空

远歌关了窗,有些蔫,想了想对自己说道:“定然是下着雨不好赶来,再等几天罢。”然则等了一日又一日,远歌始只等来了一枚玉佩。那枚玉佩是一黑衣男人送来的,但是玉佩上的熏香远歌却熟悉到了极致,她从前送来的所有东西都是这个味道。“那她为什么不来?”远歌抓紧了黑衣人的衣角,语气格外急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淅淅沥沥的落了满地,远歌推开了窗子,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外面她在心里默默的算着日子,“已经迟了整整五日了。”

往年正月初三便必定会有一个蒙着面同远歌身量相近的人来看她,送来许许多多吃的玩的穿的用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大笔银子。

至今那个人已经坚持了整整七年了,她从不露脸,远歌却觉得格外亲切。

可是今年已经足足过了五天了,远歌隐隐约约觉得不安,从前那人从未迟到过。

远歌关了窗,有些蔫,想了想对自己说道:“定然是下着雨不好赶来,再等几天罢。”

然则等了一日又一日,远歌始只等来了一枚玉佩。

那枚玉佩是一黑衣男人送来的,但是玉佩上的熏香远歌却熟悉到了极致,她从前送来的所有东西都是这个味道。

“那她为什么不来?”远歌抓紧了黑衣人的衣角,语气格外急迫。

“你莫要多问了,以后每年这个时候,我会替她来给你送东西的,这次仓促了一些,下次给你补上。”

“谁要这些东西,她究竟出什么事了?”

黑衣人不愿再同远歌多言,转身想要离开,偏生衣角被远歌拽的紧紧的,他蹙了蹙眉头,一咬牙伸手敲了远歌的脖子,力道不轻不重,恰好将远歌敲晕了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远歌已经躺在床上了,身边坐着她的师父老顽童,他正拿着大烟袋吸着烟,脸上似有愁云,那烟往远歌飘去,将她呛了个结实。

“师父,姐姐是不是出事了?”远歌哽咽,从她没有如约而至起,自己就已经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浓烈,最后在看到玉佩的那一刻达到了极致。

老顽童身形一顿,片刻后才叹了口气,道:“你果然已经知道了。”

他以前以为远歌一直不知道那个每年都来看她的人是谁,可是这几天她的反应太过反常了。老顽童看着远歌长大,她是什么性子,他这个做师傅的再清楚不过了。

如果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远歌绝对不会这么失魂落魄。

“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人无缘无故的给你送钱?从她第一次来见我开始,我就开始调查了。”远歌苦笑道:“她是西岐的女皇帝,也是我的姐姐,对吗?”

那时候知道真相后,远歌很多次想去问姐姐,可话到嘴边还是罢了。她想,姐姐不愿意以真面目与自己见面,定然是有原因的,既然她不想让自己知道她的身份,那就装傻好了,于是这一装就是整整七年。

“西岐刚刚传来了消息,陛下病重时日无多了。”老顽童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说出了这个消息。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仿佛一记重锤砸在了远歌的心上,她顿时觉得身体一软,便要瘫倒下去。

“骗人……她可是西岐的女皇帝,怎么忽然就病重了?”远歌双眼猩红,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瞬时就将远歌的理智彻底击的粉碎。和你聊,她恢复了理智,忽然挺直了背,将自己枕边的玉佩拿了起来,道:“姐姐一定是被君无邪这个老贼挟持了,她现在一定是腹背受敌,我要去助她一臂之力。”

“陛下一直不愿意让你知道她的身份,是想要你平平安安过完这一辈子。你若是卷入这朝堂斗争,岂不是违背了她的一番苦心。况且君无邪羽翼丰满,不是你这个小丫头能抗衡的。”

他早就预料的到,那个一心想要篡位的君大将军,必然不会让西岐皇室在皇帝宝座上坐的太久,以前小公主年幼,自然是任他揉捏,整个西岐依旧在他手中握着。

可是如今,他为了保险起见,自然要斩草除根。

“就算我不回去又如何,我不可能躲他一辈子,苟且偷生又有何意义?”

纵然那君无邪势力滔天又如何?她不怕,凤家的江山,她一定要原原本本的夺回来,之前的旧账,一笔一笔的,也要百倍千倍的讨回来!*第二天远歌起了个大早,她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信,只带了玉佩和一身换洗的衣服便离开了小院。

约莫一个半月后,她在月黑风高之夜,偷偷摸摸的潜入了皇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上挂着牌匾,赫然写着‘凤梧宫’。

她蹑手蹑脚地溜了进去,诺大的寝宫只燃了一盏灯,昏黄的烛光明明灭灭。

此刻,一个宫女模样的人正掐着一个柔弱的女子,将手里的药往她嘴里灌,“喝,快点喝。”

女子挣扎着,可对方过于蛮横,她无法挣脱。

给她灌药的宫女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像你这样无用的君王,早点死了也就罢了。”

远歌的眉梢猛然压下,她的身形一闪,来到了宫女身边,继而拎着她的衣领对着她的脸就删了一巴掌。

宫女被扇倒在地,她抬起手便对上了远歌嗜血的脸,“你是哪个宫的奴婢,敢……”可借着烛光看清她的脸时,宫女变成了惊讶的表情,随即她看向了卧榻上的女子,“你们长得……”

话犹未了,远歌弯腰掐住了她的脖子,手指越缩越紧:“去死!”很快,她只是一个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宫女的脖子被拧断,瞬间便咽了气。

“远歌?”帐后传来的声音很是虚弱,远歌依旧立刻听出了正是那个一直来看自己的人。

“姐姐……”远歌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是打了结一般,许久才小心翼翼的唤道。

那个自己期待了七年的人,如今就在自己的面前,远歌只觉得不敢相信。

蓝璃伸手拨开了床帐,那张脸同远歌一模一样,却虚弱的像一张白纸,整个人都瘦弱的让人心疼。

远歌终于上前,一把握住了蓝璃的手,在眼眶里一直打着转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别哭,远歌。”蓝璃抬手替远歌擦去眼泪,勉勉强强的撑起一个苍白的笑:“姐姐在呢。”

“去年你来的时候,分明还好好的,如今怎么成了这幅模样?”远歌哽咽着说道,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千万根银针扎过,疼的窒息。

“生老病死本就无常,远歌你莫要多想。”蓝璃忽然激动了起来,不觉咳了几声,这反倒让远歌更加确定自己的姐姐定然是被奸人害了!

远歌忍着心中的悲痛道:“姐姐……你不要骗我了,你变成这个样子,一定是君无邪时常派人给你灌毒药吧。”

“远歌,我的事你就别管了,赶紧走吧。”蓝璃哀声道,“远离这些是非,过平常人的生活。”

“这些年来,你替我承受了那么多的苦痛。如今,我长大了。”远歌激动地说着,“从这一刻起,由我来守护你!”

“远歌,我明白你的心意,可这朝堂不比江湖,它是吃人不眨眼的地方,你莫要……”说着,她重重的咳了几声,条件反射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摊手之际,掌心赫然是一摊污血,“走,走……”

蓝璃的呼吸越来越弱,最终还是合了眸子,拉着远歌的手,也倏然垂了下去。

“姐姐……”远歌已经收了声,眼中的眼泪也被擦去了,眸子换上的是坚定之色。

此时宫外喧哗,大将军君无邪带着一人群浩浩荡荡而来,整齐而有节奏的脚步声震耳欲聋。

此刻,寝宫里,女帝蓝璃已经没了生气,而地上还躺着一个宫女的尸体。

远歌捏紧了拳头,眼里全然都是仇恨:“君无邪,你终于来了!咱们,血债血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