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王爷不可以

上架时间:2018-11-16

王爷不可以 已完结

王爷不可以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步九 分类:穿越架空

步可衣听说某个王爷命不久矣,手里有金山银山。 当她嫁过去,连对方的丧事都已经打算怎么办了之后,某王爷竟然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步家是皇商,但步家一家三口着实相差甚大。

众人皆知,步家老爷子是个赌鬼逢赌必输。步家夫人是个大善人,逢人便散财。

而步家独女步可衣,那可是恶劣到令人发指。

此女贪财,抠搜的像铁公鸡简直一毛不拔。要想从她手里拿到一文钱,除非是那铁树开花,又或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

今儿个步家之女要嫁人了,嫁的还是当今的晋王,也是当年的战王。

想当初以步可衣的相貌,到了及笄的年纪上门提亲的人门槛都踏破了,奈何面对步可衣提出的条件均是望而却步。

人家怎么说?

一旦嫁进夫家门,做主理事的是她步可衣,金银钱库归她管。

一日三餐以素为主,平日还不得让丫鬟婆子伺候,府中之事必定要亲力亲为。

便有人问,那为何不找个庄户人家下嫁,既是三餐为素,又是事事亲力亲为。

步可衣说,庄户人家没金银钱库啊。

所以,步可衣的要求既是高门第有金银钱库,还得是日子过得拮据的。

晋王府虽日子过得不拮据,但人家没有金山也有银山不是。

再者晋王本就废了双腿,眼下身子又大不如从前,听说命不久矣。如今步可衣嫁过去,那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步府对外一切从简,虽然步可衣平时大把大把的赚钱。只是在外人看来,如今皇商依旧穷山水尽,因为年年战事,哪怕是皇商都被朝廷给掏空了。

为了不铺张浪费,步可衣就让人通知了晋王府,一切从简。

但这从简,未免也太简素了些。

王府内,某位王爷见到眼前一桌子空碗瓢盆已经气的咬牙切齿了。

“这是何物?本王今日大婚,虽双腿瘫了,可本王依旧是王爷,竟被你们如此操办!”

见到王爷动怒,管家和侍女纷纷跪在了地上,吓的大气不敢出。

“王爷息怒,身子要紧!这些都是王妃的意思,一切从简。酒席上不得有一荤一素,不可有点心,不可使用红绸桌布,不可.....”管家胆战心惊的罗列出一番来。

夏侯念听了这番话,面色越发铁青,黑出了一滩水。

扶在椅子上的修长手指也逐渐青筋凸起。

今日本是晋王大婚之喜,晋王府大门上四门,也该是贴的对门红。

现在却只有门上贴了半个巴掌大的喜字,你若不仔细瞧啊,还真瞧不出来那是个什么东西。

如此也就罢了,竟然连红绸都未挂上。

再看看这宴席上,都是一些清汤寡水,若不是上面飘零着几片菜叶,就是一清碗水罢了。夏侯念气的大动肝火,他是个废人,这妻子如此瞧不起他,不要也罢!

“管家,立刻备马车,我要进宫!本王区区一个战王王爷,竟要受如此屈辱。”夏侯念着实是大怒,但那双凤眼之中却不见真正的怒意。

管家听了这话,跪在地上不起,老泪纵横的说道:“王爷,您不可动怒,亦不可进宫。王妃出身于皇商,这步家本就如此节俭,与如今局势脱不了干系,还请王爷三思才好。”

“王爷,王妃已经到了....”进门来通报的人见到堂内这情形,也是知道。

而且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快,扶着王爷去门口迎接。”管家开口说着,小厮立刻上前扶人。

此刻晋王府门口,围着许多看热闹的百姓。

而新娘子一身红装,连盖头也没有。

只身一人坐在了那牛车上,赶牛车的还是恰巧路过步府,于是人就坐了个顺风车过来。

站在门口等候的王府管家看到王妃时,完全维持不住脸上的微笑了,尤其是看到自家王爷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恭迎晋王妃!”

管家带人行礼,步可衣看了看被扶着的人,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抄上了他的胳膊:“王爷,您怎么能站在门口呢?咱们还是先进去吧!”

“对了管家,今日咱们晋王府喜事没有邀请任何一个宾客,快将这些宴席桌子都收起来,那些汤水都不要倒了,今儿个煮面吃吧!”步可衣扶着夏侯念。

这家伙有点沉,看上去半死不活的,没想到身体还挺健壮。

而她的两根手指神不知觉不觉的搭在了夏侯念的手腕上,只是片刻已经了然。

夏侯念半眯着凤眼将步可衣的神情看在眼里,不觉提了提气,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减轻。

虽说人是他要的,也是他亲自跟圣上请旨赐婚。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步可衣对待成亲竟如此随意!

管家听了王妃的交代,拿不定主意,便看了王爷一眼。

“既然王妃已经交代,听她的便是。”夏侯念眸子中带着怒意,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管家见到王爷对王妃面带笑意,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主子高兴,他们自然就高兴,但愿晋王府的日子能够和谐就好。

步可衣扶着夏侯念去了新房,新房布置一切从简,步可衣当然满意。

毕竟她不是真心嫁过来的,等晋王嗝屁之后就会离开何必要弄这些排场。

说起来,这王爷长极为俊美,一双凤眼,鬼斧神工般的五官棱角分明。一身红袍加身,原本肌肤苍白,这回倒是看的白里透红了。

步可衣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又个美男,还是个战王。

可惜成了残废不能人道,果然是上帝给你打开一扇窗,就会关上你的烟囱。

见到步可衣瞧他出神,夏侯念挑了挑剑眉,开口道:“看来王妃对本王容颜甚是满意。”

“满意是满意,还请王爷不要出去吹风,这样会死得快。”步可衣扶着夏侯念到了床边让他坐下。

夏侯念本来挺高兴的,但一听这话脸色迅速沉了下来,不悦道:“今日是我们的大婚之日,王妃说这话,就这么希望本王英年早逝?”

见到晋王动怒,跟着进来的红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顺带拉了拉自家小姐的裙摆。

“请王爷息怒,王妃平日里心直口快。虽然后半句话不好听,可她也是担心王爷的身子骨,这话糙理不糙嘛!”红菱真是吓到了。

平日里自家小姐说话很是毒舌,可眼前是个王爷呀!

夏侯念看着步可衣,皱起了眉头。

红菱见到自家小姐不为所动,赶紧拉了拉她的裙摆。

这会,步可衣无奈的点了点头,态度很是敷衍:“是的,我家丫鬟没说错,话糙理不糙。现在是深秋,王爷身体不好,这吹了风受了寒,还得花不少银钱请大夫开药方,每日下来,府里的人围着王爷团团转,这一辛苦,少不了挨个打赏下去。”

说起来也是,晋王府可有不少人。

步可衣摸了摸下巴,自顾自的想着,明日就开始进行裁员吧!

人多开销大,在王府可就不仅仅是多双筷子加个碗的事了。

夏侯念听了这话,心里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她咒人的话,竟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何况他堂堂一个王爷,难道还会在乎那点打赏下人银钱?

但步可衣不这样想啊,她既然嫁过来了,这王府就是她的,王府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她的。

就连晋王以后丧事怎么操办她都已经打算好了,绝对不能随意铺张浪费钱。

现在打赏给别人的,那都是她拿自己的婚姻换来的,所以现在晋王府也算是她和晋王一人一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