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

上架时间:2018-10-13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 已完结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上邪公子 分类:总裁豪门

“夜宴”是座名震东南亚的夜总会,是宁海市富豪显贵们的销金窝,是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 南宫伊月以为自己是灯红酒绿下苟活的蝼蚁,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她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金龟婿”程昊天。 身份、地位、才华、相貌……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总裁大人我想“撩”你! 可是,当撩妹儿变成孤注一掷的情深,欲罢不能的他上演了一出总裁与少将夺妻的奇遇记…… 干什么都好,霸道总裁的老婆居然要当军嫂? “妹儿,他少将张影川有什么好?豪门阔太难道你不喜欢?!|” “妹儿,别跑!军区大院多刻板!咱家里的景色那是相当的不错,豪门夜宴等着你呢!诶!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猛烈的火焰犹如滔天的火龙吞噬着一切!

  南宫家的二层楼房就这样陷入无边无际的火海中。

  火焰猛烈的燃烧,十一岁大的南宫伊月却毫不知情的酣甜纯美的熟睡在梦中。

  这个时候,南宫暨南迅速冲上楼,撞开了女儿房门,将昏睡的南宫伊月救出!

  她应该在熟睡中便被浓烟呛晕了过去。

  南宫暨南紧接着奔上楼,想把生病的太太卓婉仪救出来。

  可是他们却再也没有能够从火海中走出来……

  无情的烈火继续肆意猛烈的燃烧着,赶来的乡邻和南宫暨南的好友蒋振宁将南宫伊月救醒,火势依旧猛烈,扑救已经来不及了……

  舒醒过来的南宫伊月,挣扎着想要冲进火海,去找她的爸爸妈妈。

  可是她却被蒋振宁紧紧的抱在怀里,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生死离别处。

  无论她如何痛苦流涕的哭喊,声嘶力竭的挣扎呼唤,她的眼中却只有无尽的火海和骤然失去双亲的绝望悲惨……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南宫伊月挣扎着哭喊,望着烈火已被扑灭烧成废墟的家,她的双亲早已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伊月!伊月!快醒一醒!”是好友阿丽的声音,她把南宫伊月从噩梦中轻声唤醒。

  阿丽是南宫伊月的好友,她们同租一间出租屋,在一个美院上学,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已经将近一年。

  “你又做那个噩梦了?”阿丽略带风尘的妆容刚刚化到一半,望着南宫伊月清秀的脸庞,额头间的发丝已经全部被冷汗浸湿。

  “这几日有些休息不好。”南宫伊月的脸色有些发白,这个噩梦一直伴随着自己已经好多年。

  “人死不能复生,凡事还是要看开些的。”阿丽一边画着妆,一边斜着眼眸,担忧的眼神望着南宫伊月。

  “我知道,可是总是忘不了。”南宫伊月怅然若失的回答道。

  是啊,她又怎么能够忘记得了,这样沉重的打击,之于她幼小的心灵是一种致命的摧残。

  “你的那个养父昨天又给你打电话了?”阿丽总是很三八,她关心着伊月的一切。

  南宫伊月点了点头,“蒋叔叔怕我自攻自读太辛苦,坚持要往我的卡里面打钱,被我拒绝了。”

  “你也太有闹了,这么好的事情还拒绝,自己那么拼干嘛?晚上在夜宴里面辛苦做酒侍,白天还要去美院学习,看看你的脸色有多差。”阿丽瞪了南宫伊月一眼。

  她是知道的,南宫伊月是一个自尊而倔强的女孩。

  就算再辛苦,也不要负累他人。更何况她还有个是非的养母……

  “辛苦些不算什么,只要活的舒心自在。你不也是一样?”南宫伊月仰头微笑。

  窗外的夕阳照红了半边天,日薄西天的美景她不忍流连,华灯初上的时刻也是“夜宴”里群魔乱舞开始的时间......

  阿丽的妆容已经画好,80年代艳丽的烟熏妆,凸显强势女王的性感和魅惑,浓艳是阿丽这款妆容的最大的特征。

  望着只是裸妆的南宫伊月,压根跟没画过妆没什么区别。

  阿丽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一向这样,脂粉不施。

  “我和你,不一样!我先走了啊,别晚了,会被雷哥骂的。”阿丽挑了挑眉。

  正在收拾衣服的南宫伊月回眸微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望着瘦弱的南宫伊月,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明净,温婉的微笑,却带着令人怜惜的心疼。

  在这座城市里,阿丽是南宫伊月唯一的朋友,伊月的事,也只有她一个人知晓……

  阿丽所知,那次事情过后,十一岁的南宫伊月便成了孤儿,伊月父亲的好友蒋振宁将她带回了自己在长辽市的家,成为了她的养父。

  伊月很庆幸,自己没有去孤儿院或者流落街头,所以她很感激蒋振宁,即便要无奈离开自己生活多年的檀溪镇,踏上了陌生的路途,去往陌生的城市,她也心无怨尤,并且还对蒋叔叔感恩戴德。

  “蒋叔叔,你的家很远吗?”小伊月望着窗外列车穿行,恍然而过的景色,向蒋振宁问道。

  “伊月,以后蒋叔叔的家,就是你的家,不是很远,只有几个小时就到了。”蒋振宁国字脸一双浓浓的眉毛显得很是刚毅,他摸了摸伊月的头,温和的对着伊月说道。

  伊月看见蒋振宁摸着自己头后放下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不解的问道:“蒋叔叔,你的手,受伤了吗?疼不疼?”

  蒋振宁温和的国字脸忽然变色,急速的将受伤的手隐藏在身后。

  过了片刻,望着伊月单纯而不解的眼神,尴尬的不自然的慢慢的又将右手拿了出来。

  “没事的,伊月,不疼。是在替你父母收拾骸骨的时候,被残垣烫伤的,过几天就会好的。”蒋振宁低下头,仿佛在掩饰着不安。

  动作很慢的,用手为伊月剥着香肠皮,接着还从塑料袋里往出拿一些好吃的摆在了伊月的面前。

  伊月听到蒋振宁的话语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的眼神继续茫然的盯着窗外,血色的残阳让她感到无边无际的苍凉,是的,苍凉,那个时候她幼小的心,第一次感觉到了苍凉。

  那火烧了一整夜,蒋叔叔的话做得了准吗?

  骸骨可收?

  她的双亲连同伊月对她们的深情的眷恋,不是都一起飞灰湮灭了吗?

  ……

  伊月就这样跟随这蒋振宁来到了长辽市的家。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一切。

  蒋振宁的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三居室。

  因为了南宫伊月的到来使得原本不大的空间变得略显拥挤。

  蒋振宁的老婆李婉瑶对小伊月的到来很是意外!

  那次她看到蒋振宁将李婉瑶拉入了房中,李婉瑶尖厉的质问和一顿哭喊过后,李婉瑶最终不情愿的妥协了。

  她成为了她的养母,一个很不喜欢她的养母。

  而蒋振宁比南宫伊月大三岁的儿子蒋少龙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南宫伊月的“哥哥”。

  “哼!土包子。”蒋少龙一副大少爷的架势鄙视着伊月,做着鬼脸对她说道。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