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彩糖棒棒盒

上架时间:2018-10-11

彩糖棒棒盒 已完结

彩糖棒棒盒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橘九鬼花花 分类:浪漫青春

你给的是安逸之爱还是终不可拥有的美丽之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说完话的男人才感觉到滑落在自己手背的泪滴后才恍然间发现此刻女孩眼眶中已经溢满了晶莹剔透的泪珠。

“小词…”

“哇…”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哭出来,罗茯卓更加的是手足无措,自己都是都来不及照顾自己了,对现在这女孩更是分身无暇,可是又不能置之不理。

“好了好了,你帮我拿一下扫把帮我把碎玻璃扫了,我怕我晚上起身会踩到它们。”

“嗯…”

很是乖巧的拿来了扫把和簸箕,仔细的扫掉了这地板上的每一片细小的碎片,玻璃之间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内徘徊着糅杂这水份。

“你要是一直都这么乖我也就心满意足了。”看着如此乖巧的女孩罗茯卓实在是难以相信和之前大发雷霆的女孩是同一个人。

“我很乖的。我觉得我特别乖了,所以你就稍稍喜欢我一点好了。”晃着手里面的扫把和簸箕对着床上的男人甜甜的笑着。

“我当然喜欢小词。”

“真的?”

“嗯。真的,放心睡觉去吧。”得到了应许后女孩甚是开心,甚至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开心的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天旋地转。

这一刻开始女孩决定一切都要洗心革面一般,来了个彻彻底底的翻天地覆,周围的一切甚至是自己也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要丢弃掉曾经如此不堪的自己如今要把自己彻彻底底的改变,要努力的和第二天的阳光一样充满新新气息和满是温暖。

脑海中太多欠缺思考的问题也都一下子有了答案。

窗帘打开,迎接窗外充满暖意的暖阳,看到了也一样拉开窗帘的隔壁女孩,念词吻趴在窗台从这般近四十米的高空望下去看到了与往日都要不同的新的景象。

还在被子里的罗茯卓听到了房间外面传进来的声音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的被子死死的压在自己身下以免外面的女孩忽然床进来掀掉自己的被窝。

“啊啊啊啊,快点救命救命。”忽然听见了女孩大声的喊叫声音后罗茯卓一下子惊醒了,起身套了件外套就走去女孩房间,不过并没有看到女孩,最后走去房间里面连带着的洗手间,敲了敲洗手间的门。

“怎么了?”

“肚子疼。”听见了里面女孩有些痛苦的闷声后罗茯卓欲想要开门进去,可是想到女孩万一是上厕所也就只好打消了念头,继续询问着女孩现在的情况。

“啊啊啊我肚子疼救命。”

“你现在怎么样了?”

“肚子疼,你没有听见吗?”

“不是这个,我说你现在是上厕所还是起来了?”

“哦…你等等啊。”话说完没有一会时间后传出冲马桶的声音。

“好了吗?”

“起不来啊。”

“怎么了?腿麻了?还是…你不会是…”自己才想起来今天的日期,不就是念词吻生理期的那几天吗?

“好了吗?”

“好了。”开了门的女孩靠在门框上,脸色苍白的看着正坐在床上给整理房间的男人。床铺上还放着男人飞奔去楼下下去超市买的一大袋的卫生棉。

“我要死掉了。”

“肚子很疼吗?”

“嗯…”

“谁要让你吃这么多冰啤酒冰淇淋的,你明知道你快…算了现在说你也无济于事,你先躺着吧,我去烧热水给你。对了早餐要吃点什么?”

“啊?早餐?吃不下不吃了。”如果不是自己嘴巴不管着点,相信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痛经找上自己的,所以现在念词吻现在已经是后悔的不得了。

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疼起来要人命了!

看了眼手机看刚好是双休日感受罗茯卓和路清柠的假期,这下子不用担心没人照顾自己的死活了。

厨房里的罗茯卓也是到了自乱手脚的地步,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去照顾一个来生理期的女性?想来还是给别的女性打个电话拜托照顾小词吧。

叮咚。

“罗医生,你好。我来的有点慢,你这里现在怎么样?”把头探进屋子内,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凝重的罗茯卓。

“对不起,麻烦了,接下来我会照顾的,对不起对不起。”让一个大男人照顾确实是太荒唐了,路清柠匆匆说了几句后就赶紧往念词吻的房间跑去。但是刚到门口就被里面的一股酸喂熏的不敢进去了 。看着这一地的呕吐物也难怪罗茯卓这样的脸色看着自己了。

“我看还是去医院吧。我看止痛药也都没有什么作用。”拖完地的罗茯卓向着在厨房煮姜茶的路清柠提议道。

一直担心念词吻再吐毁掉自己的房子,所以特地在念词吻的床边准备了一个大脸盆,才敢放心大胆地走出房间。

明晃晃清澈如同一见面镜子一般的地面上,一把转移慢慢的移动着,一双纯白色滑板鞋的少年从这把折叠椅上面起身,拿起放在不远处桌子上面铃声不断作响的手机。

“陌生号码…”手指有些没有了粘性的创可贴已经有些起来的一个角,食指划过屏幕,点击了接听键。

明晃晃洁净如同一见面镜子一般的地面上,一把转移慢慢的移动着,一双纯白色滑板鞋的少年从这把折叠椅上面起身,拿起放在不远处桌子上面铃声不断作响的手机。

“陌生号码…”手指有些没有了粘性的创可贴已经有些起来的一个角,食指划过屏幕,点击了接听键。

“喂?您好。”

“我是……”手机那端响起对于薛柯煦来说还算是比较耳熟的声音,可是具体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的确认。

定格在夜晚七点三十五的时候,时钟的针不再转动,酒店的工作人员围绕着一只还算是名贵品牌的手表的主人出谋划策。

酒店靓丽的装潢显示出这家酒店必定是五星级高端酒店,会将薛柯煦越来这里的人必定也是身份不一般,手里拿着自己记下来的房号,,薛柯煦自行进入了酒店的电梯。

……

“这些……”路清柠看着桌面上那些满是自己看不懂的一袋袋的食物下不去手,难道说这小词最近就对进口零食这么的痴迷?这橱柜内居然都是些各种国家的零食。而且这方便面还挺多的!

“这个包装挺好看的,应该不错吧……嗯 就吃这好了。”路清柠拿着一包黑色包装袋画着一碗烧好时候的面条图案的方便面,做出了肯定的决定。

“应该的拌面吧?”

… …

五分钟后,冒着热气的面条被慢慢的被路清柠把里面的水沥干,最后里面的香喷喷的面条被倒入卡通图案的盘子里面。

“应该可以了吧……”看着已经把酱料搅拌均匀在面条里的路清柠,一脸的成就感 ,可是当夹着面条送进嘴巴里面的时候路清柠的嘴完全的变了 。

啪。

手掌拍在桌子边上, 脚一跺挑了起来。

“嗯!这是什么,好辣!啊啊啊啊啊!”左右看了看都没有现成的白开水之类的路清柠此刻已经被辣椒辣得眼泪都哗哗哗的流了出来。

“怎么了?”

从念词吻房间走出来的罗茯卓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路清柠变成这个样子了,嘴巴也是偏紫而且还有点肿。

直到罗茯卓看到那盘子里面那盘面条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喝这个,会好一点。”

递给路清柠一瓶纯牛奶后,罗茯卓拿起那还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面条的盘子,倒进了厨房间的垃圾桶里面。

难怪这次生理会这样子,估计是没有管好嘴巴才会这样。

“小词怎么样了?”路清柠的嘴巴稍微不至于很难受,所以也不至于再难受的不断的吐舌头。

“吃了止痛药现在已经睡着了。”快速的把盘子洗干净,然后赶紧擦干手走回念词吻的房间,继续把房间打扫了,因为罗茯卓很担心现在不打扫,那味道就很难清除了。

拖地的时候罗茯卓担心会吵醒床上的女孩,所以动作也是小心翼翼。

水龙头里面喷出来的水冲拭掉上面的赃物,飞溅开来的水滴带上拖把上面的脏东西一块溅到了男人的裤腿上面,引来了男人一个皱眉的有些无奈的神情。

砰。

门外传来些许的动静,罗茯卓把拖把放到一边开门去看女孩的情况。原来只是女孩翻身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机摔到了地上 ,男人捡起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罗医生,不好意思,我来都没有帮上什么忙。”路清柠刚好拿着一把扫把在扫地,客厅地面上的正是才有一半扫进簸箕的玻璃碎片,另外一半依旧还乖乖的躺在地面上。

“因为我手上有护手霜的原因,所以手很滑才会没有拿稳水杯的…不好意思,罗医生你这么忙了我还来添麻烦,我会把这里扫干净的。”现在的话也不是只能这么做了吗?

“放着我来好了,其余还有些小碎片我来就好了。”说话间,男人已经拿走了路清柠手里面的扫把和簸箕。

“罗医生,那么今晚就这样了,等小词行渴望,待我说声抱歉。”

还站在门口的路清柠视线往小词的那个房间瞄了一眼,依旧是房门紧锁,里面也是安静的很,里面的女孩似乎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最后真的等到念词吻起床的时候就已经是一点多的时候了,房间内似乎被喷洒了空气清新剂之类的东西,所以些许遮盖了一点呕吐物的酸味,可是混杂后的味道也不是特别的好闻。

“渴死我了……”念词吻终于摸索到了床头柜上台灯的开关。

“这么晚还没有睡吗?”走出房间的女孩不经意看向罗茯卓的那个房间,慢慢的靠近,隐约听到房间里面有些动静。

“他感冒估计还没好吗?”

听到了咳嗽声音后,念词吻有些担忧起来,似乎是,不管后果一样的,毫不犹豫的推门进去。

不得不说罗茯卓是个十分有品味的人,房间的装修甚至到了外面的走廊,墙壁,还有那客厅,厨房也是十分的别致,偏向于欧美风格,而且因为罗茯卓都有隔三差五的勤奋打扫的原因,家中的一切甚至一个细微的角落都是灰尘不染。

故意脱了鞋赤脚,蹑手蹑脚的一步步靠近那个背对着自己,翻理抽屉的男人那里,然后乘机偷偷摸摸的一下拍在男人的肩膀上面。

还以为对方会吓一跳,女孩已经准备好了取笑这个男人打算了的,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反而是冷静的转过头来。真的是一脸十分的冷静。

“知道为什么吗?”

罗茯卓放下药盒子,手掌上的白色药丸被自己放进口中,随后用杯子内的温开水服送下去。

念词吻这时候才知道人是有影子的这件事情,既然没吓到就没吓到,现在的话可是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忽然女孩一掌拍在在喝水的罗茯卓背上,随后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咳嗽声音。还有女孩的笑声。

……

被水呛喉的罗茯卓此刻不断的咳嗽,而且脸都咳得通红,终于等到缓和了一点,就用十分无奈的眼神看着面前憋着笑的女孩。

接下来的一幕就是罗茯卓要赶着念词吻出自己的房间,“我要睡了,你也可以回自己的房间了。”罗茯卓都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吐过到现在都没有洗过澡,就这么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来了。

“不好不好。”抓着柜子,死活都不愿意出这个房门,脸上还是依旧是笑容满面,而且还不断的有笑声从女孩的口中传出 ,就像是被点了武林中武功-笑穴一般,似乎都停不下来。

现在的话都是凌晨了,自己也要休息了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自己要去做,现在自己房间里多了一位异性,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睡觉,但是看起来这人根本就不愿意离开的样子。

“算了你不走我走好了。”实在是没有时间和这女孩耗下去了,自己只有实行“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记得自己家里的客房似乎也是自己有经常打扫,今晚应该可以让自己将就一晚的。

“罗茯卓!”

身后的女孩叫自己名字的声音特别大声,声音大到罗茯卓都吓的身体一颤。也不知道现在这一惊一乍的女孩又要干嘛了。

男人转身过去,看着现在已经对柜子松了手蹲在地上的女孩。

“罗茯卓你对我们的了解程度是多少?。”女孩的声音有些沙哑,而且眼眶还带着些泪珠,估计不出三秒钟就可以立刻哭的稀里哗啦的。

“啊啊啊。”女孩的啜泣声音传入了罗茯卓的耳中。

果然如此!

罗茯卓走到床头柜前,抽了不少的纸巾来到女孩的前面,自己也一样蹲下去为女孩抹去眼眶内不断流出的泪水。不出一会自己手里的纸巾就因为吸了泪水而都缩成了一团。

扔进垃圾桶的时候纸巾碰撞在垃圾桶的边缘,然后弹到了地上。

本来罗茯卓绝对可以吧纸巾丢进垃圾桶里面的,毕竟这垃圾桶就在自己的身后。会让自己失手的完全是因为这个一直赖在自己房间不走的女孩。

此刻贴在自己唇边的正是……

女孩干净的脸庞在自己眼前放大,皮肤很细致滑嫩,活脱脱的一副好皮囊,可是现在的罗茯卓反而是被女孩的这一吻弄得惊慌失措的。

急忙推开现在还吻着自己的女孩。

“小词,你在做什么?”

眼前的男人头一回对着自己露出一副生气的表情,自己顿时觉得心脏一阵刺痛,还不容易干了的眼眶现在又渐渐湿润了起来。

“我说我喜欢你,你听到了的话会怎么样?”

“你说什么?”罗茯卓一脸差异的表情,真的是因为这句“喜欢”来的有点让自己十分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过现在的话也可能是酒后的胡言乱语。

自己怎么可以和自己的病人在一起……

“我也喜欢我的病人吗,大家都是,好了回去房间睡觉吧。”

“就是因为我是你的病人吗?”

“什么?”

“我知道你的想法的,大不了我不做你的病人了,我不去找你看病了,我也不会换医生了,我不看病了。”女孩躲开这个拿着餐巾纸伸到自己脸庞的手。不断的喊着刚才的话,声音也是越来越大,但是却也因为忘了要做什么还是说忘记了感觉。

头脑又开始变得一片混乱。

飞跃在自己的面前的鱼群吐出显眼的泡沫,可是却在渐渐飘向空气当中的时刻中被黑暗的天际染成了黑色。

拉扯住自己的手臂上面的皮肉,然后用力的拉扯,越是疼痛越是觉得轻松,耳边一切嘈杂的声音似乎都会渐渐是得到缓和。

把自己一分为二。

我和另一个自己似乎永远都不会真正的融合在一起,所有的行为都被另一个自己所操控着一般。

“干嘛要去相信一切本来就不真实的事情?这世界都是恶心的东西,充满了恶臭味,不如将这个肮脏的世界毁掉好了。”又开始说出了的话,无法驱赶的话语。

“小词,小词,你别给我在我房间乱来。”

耳边的男人的声音似乎带着些担忧和急切的心情。

女孩低头看着已经被自己掐得红肿的手臂,还有周围被自己破坏的一盏台灯,台灯的玻璃碎片此刻被自己紧紧的抓着,就快要划破自己的皮肤,可是却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紧紧抓着自己手臂的原因,才没能让自己下手。

看着眼前的人拿着创可贴为自己的伤口止血时候的温柔动作,此刻慢慢的将女孩的心融化。是不是太久没有得到这样子被人温柔对待了的原因?

总之……

这样子也算是表达好感吗?

可是万一有一天这样的温柔又消失了怎么办?怎么又要被留下一个人了,终有一天身边所有人都会对自己说出“再见”

最后一个伤口被创可贴贴上的时间已经是到了凌晨三点多了,罗茯卓谈了口气,深知自己明天工作肯定是不行了的。

“我现在很困了,我先去睡了,小词你也去睡觉。还有你今天晚上……现在都已经是算第二天了。”

“什么?”

“没事,去睡觉吧。”罗茯卓把女孩送到房间,看着女孩躺下去,房间内没有开灯,所以还都是昏暗的一片,自己也打算好了明天请假的打算了,既然这样不如在等着念词吻睡着后自己再回房间。以免自己一走这女孩又开始胡思乱想然后做一些冲动的行为出来。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办?”

脑海中一直徘徊着女孩的那句话,害的自己怎么都没有办法入睡,看着已经显示五点钟的手机,罗茯卓深深地叹了口长气 ,这次的话还真的是不用去上班了。

“哈吾~”

已经不知道是打了多少个哈欠了,只知道现在眼眶内充满了泪水,打一次哈欠就是泪水溢满眼眶。

十一点正中午的时间,女孩的房间渐渐有了点动静,然后动静越来越大。

“呀吼。早啊,不对中午好。”念词吻在看到墙壁上的时钟后才赶快改了过来。

“不对,怎么不去上班?”

“我下午去。你现在吃了午饭就去上学吧。”罗茯卓刻意躲开女孩的视线,绕过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走去自己的房间。

“汪汪汪汪。”

向来以温柔性格所被人喜欢的拉布拉多犬,在念词吻这里就变得非常的吵闹,念词吻很怀疑罗茯卓买的这只拉布拉多犬就是有着和自己同类不一样的吵闹性格。和自己一样动不动就可以躁起来。

“罗茯卓!你的儿子在我的手里,看我怎么教训你的儿子!嘻嘻,罗茯卓的儿子是条狗。嘻嘻。”女孩不断的拍着自己家“兔兔”的屁股,俨然把“兔兔”当成了罗茯卓在教训。

空气一点也不算清新,可以说这附近的花香味太杂乱了,反而现在让人觉得很是不舒服。

“漪漪,你总算是来学校了。”

听到了身后的跑步声音越来越靠近自己,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是自己最熟悉的。

“陆星,快点伸出手来。”

“嗯?为什么?”眼前的女孩身上裹得非常的严实,就算是已经穿得那么多了,在说话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出女孩的两排牙齿在打架的声音。

“伸出来就对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