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葬道棺

上架时间:2018-09-06

葬道棺 已完结

葬道棺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天马行空 分类:悬疑灵异

我跟胡老头学风水已是许多年,为了追寻炼血人,我们前往无望山探险。 在无望山,我受困山洞,误解六丁六甲阵法,放出了沉睡的僵尸王将臣。 王将臣要用我的血祭天,胡老头关键时候赶到,将我救下,但却让僵尸王给跑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跟着胡老头混了八年风水,和牛鬼蛇神打了八年交道,也料不到死人也会讲话。

胡老头是阴阳风水师,和寻常的风水师不同,他专给死人看风水,赚的是死人钱。

八年里,我跟着胡老头东闯西蹦,他教我风水,也算是我的师傅。

而死人讲话的事发生在陈家,陈老头死的日子。

“胡老头,今儿有事否?要没事我就出去喽。”我问胡老头。

“你个混小子,说了几次,你得叫我胡爷爷,或者师傅也成。”胡老头脸色一板,冲着我瞪眼。

我撒撒手:“扯淡,叫你声胡老头那还是给我爷面儿。”

胡老头气得老脸通红,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陈老头昨儿去了,今天得去给他选个埋骨地儿。”

“陈老头仙去了?”我顿时讶然。

陈老头和胡老头的关系不错,而且是镇上大户。儿子是卖米老板,媳妇又刚刚生下个大胖娃,可谓正享天伦。

而且上一年到他家里喝喜酒的时候,见他还挺硬朗,怎么这一转眼说死就死了。

“唉,世态无常,听他儿子说是病死的。”胡老头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挥挥手,叫我收拾一下家伙事,中午就去陈家。

别看我平常对胡老头不咋礼貌,其实心里对胡老头还是挺感激的,所以这些年除了占他点口头便宜,关键时候我还是很乖巧的。

二话不说,我就跑到内室去收拾东西。跟胡老头草草吃过午饭,就赶去陈老头的家里。

陈老头的儿子去年换了新屋,再把陈老头接了过来。新屋离我们这不远,坐了十几分钟公交就到了。

还没下车,就见陈老头的儿子陈郑,站在站台边上焦急地等着。

“哎,胡先生总算是到了。”陈郑见我们下车,急忙上来打招呼。

胡老头抱了下拳:“实在对不住,让陈老板久等了。”

我则什么话也没说,等他两客套一番,陈郑就带我们进屋。

可是我们刚走到门口,胡老头突然就停下脚步。

“嗯?胡先生怎么了?”陈郑疑惑道。

胡老头指着前院的一棵垂杨柳,问陈郑:“陈老板,这棵柳树是什么时候种在这的?”

陈郑笑道:“哎,这是两个月前,我在外地运回来的,那个老板说我做生意,在家里种棵柳树旺财,胡先生,这树有什么问题吗?”

胡老头皱了皱眉:“但愿是我想错了吧,走,进去看看。”

陈郑点点头,带着我们进屋。

在进屋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那棵柳树,见它苍翠欲滴,比寻常的垂杨柳还要绿上几分,生命力这么顽强的柳树,会有啥问题?

“小兄弟?”陈郑的话再我耳边响起。

我立马转过身来,这才发现胡老头已经走了进去,而我则站在人家屋子的门口边上,傻愣愣地盯着柳树看。

“额,不好意思,走神了。”我轻咳一声,赶紧踏入屋里。

只是我心里纳闷,我只不过是瞄了一眼柳树而已,咋还走神了。

陈家的屋子是我第二次来,上次是贺喜,这次是办丧。

进屋后陈郑给我们倒了两杯茶,然后问;“胡先生,我爸的尸体已经入了棺,请问什么时候能入土?”

胡老头轻轻敲了一下桌子,说:“陈老板,你能不能把老陈的死因先告诉我,我和他也是老朋友了,平常老陈的身子骨比我还硬朗,这不明不白的……”

胡老头没有继续往下说,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一个好端端的额大活人,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陈郑叹了口气,然后说:“胡先生有所不知,家父虽年过七旬,但每天早起晨运,可就在一个月前,不知怎么的就说腰酸背痛,本来人老有些疾病也正常,于是就到医院开了几服药。”

陈郑接着往下说:“可是那些药没有一点效果,反而越来越痛,有时疼得晚上都睡不着觉;这还不止,到最后竟然一点力气也没有,饭也越吃越少,身字一天天瘦下去。”

“慢着,你刚才说没有力气和食欲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胡老头突然插了一句。

“两星期前,然后我就赶紧带我爸去医院,可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原因。”说到这,陈郑略带悲痛地低下头:“最后医院也没办法,只是估计为人老将死。然后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家父就仙去了。”

陈郑说到最后,甚至还带着点哭腔:“平常生意太忙,本来我还想着这几年多多陪陪父亲,真是没想到。”

我也在心里叹息,许多人在生前不懂珍惜,到失去才会明白什么才最珍贵。

“陈老板,能不能让我看看陈老的尸体?”胡老头突然说道。

陈郑擦了一下眼,然后对胡老二说:“这样吧,要是胡先生不嫌弃,我就称您一声“胡伯”,你也别叫我陈老板,喊我小陈就行。至于家父的尸体,请跟我来。”

“好,小陈。”胡老头点头同意,然后我们三个就跟着陈郑到了后堂。

不得不说,陈家的确大,单单这间房子,也不知道要多少钱。

途中胡老头问了一下陈郑的家人,我也才发现,整个房子,除了抬棺人之外,就陈郑一个。

陈郑摇了摇头:“没办法,父亲一去,母亲伤心过度进了医院,我店铺都关门了,妻子在照顾母亲,我则管理父亲的后事。”

胡老头点了点头,看样子是对陈郑的孝顺表示赞许。

“就是这。”到了后堂,迎面是一个大大的“奠”字,下边则是一口红木棺,上面绑着一条大彩线,旁边站着些仵作。

“把棺打开,让胡伯看看。”陈郑吩咐道。

然而胡老头却打断了陈郑:“小陈,不用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