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看小说书房!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妙手狂兵 > 第6章特级军医

第6章特级军医

上山干少虎 2019-11-01

  马三良走了,可小梅的心七上八下,不得安定。

  南哥看了很纳闷,“咋了,刚才那糟老头子是……”

  “可别,当心让他听着,马三良绰号鬼见愁,是白塔一霸,把持了整个白塔镇的医疗审批资源。”

  “不是可以轻易得罪得起的存在!”

  陈玉梅好像很害怕,心中隐忧重重。

  三南听了却没当回事,轻耸肩膀,“那又怎样,他还能吃了你不成,老狗一枚,不足为道。”

  好一个不足为道!

  军中一代天骄,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三南自有他傲人资本。

  “可……”

  陈玉梅几乎快要哭了起来,每当想起马三良那贪馋,恶狼般眼神,她一双白细长腿,就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马三良可是个极为疯狂男人。

  “说了你也不懂,算了我们走吧,你按照这个流程差不多可以申请到卫生营业执照。”

  小梅并不多说。

  领着三南走向行政大厅,一番指点,三南忙得不亦乐乎。

  五分钟后,小梅心事重重,走向科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马三良手里拿本妇科杂志,正瞅得双眼冒火。

  一边瞧,男人目光淫邪,身体一阵阵颤抖。

  咚咚咚!

  “科长!”

  马三良听到敲门声音,心下大喜,“进来!”

  陈玉梅丝袜美足,莲步轻摇,走到哪里都有一股芝兰香味,诱惑至极。

  “科长,有什么事么?”

  陈玉梅快人快语,简直连一分钟都不想跟马科长多待,马三良听了双手搓动,“呵呵,没事就不能找你来了么?”

  “对了这是两张游泳票,下午有空的话可以一起去。”

  这已经不是马三良第一次这么干,每次他都有不同借口,死缠难打靠着这个口诀,各种利诱他搞定了不少女孩。

  但这次他却好像选错对象。

  陈玉梅听了心里一阵恶心,马三良闺女只怕都能有她那么大了,这种感情她是拒绝的。

  “科长,对不起,我没兴趣,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就走了,您忙好。”

  陈玉梅说完就想跑。

  马三良黄鼠狼见了腥,哪能放弃,“别!”

  “玉梅你听我说,我对你是真心的,你要答应跟我好的话,我立马就回家离婚,并且承诺以后都听你的,我是真的爱你!”

  “每一天哪怕看不到你一秒钟,我都心慌气短,好像生了病,吃不下睡不香的。”

  马三良边说边在动,越说就越激动,也不知是真的还演的,扑通一声立地跪倒。

  “玉梅,我是真的爱你,我愿意做你的狗,只要你摇摇香喷喷脚趾头,我就来了汪汪汪!”

  妈呀。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平时道貌岸然的马科长居然是这种货色。

  美艳动人的十八岁小姑娘陈玉梅,吓得差点没摔倒,“你撒手,撒手!”

  “马科长您别这样,您是有家事的人,我可配不上您。”

  玉梅几乎都快哭了,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可马三良还自我感觉良好,觉得有戏。

  “我可以离婚,现在就离婚,我和你在一起!”

  马三良一直攥住玉梅不放,眼睛血红,突然就低下脑袋伸出油腻的嘴唇,对着粉红高跟鞋伸出了猩红舌头!

  妈呀!

  玉梅吓得一脸花枝乱颤,也顾不得淑女身份,啪的一耳光!

  “呃!科长?!”

  “尼玛的,给脸不要脸,你他么婊子竟然打我!!”

  马三良虎躯一震,从狗变成狼,一双眼睛里充斥强烈欲望。

  小梅边走边退,退到墙角,退无可退,瑟瑟发颤。

  “嘿嘿,玉梅我发誓就抱抱你,其实科长我某些方面一点不比年轻男人差,你试了就知道。”

  马三良步步逼近,陈玉梅的心跳到嗓子眼。

  咚咚咚!

  门外响起一阵恼人的敲门声,马三良忽地一震,陈玉梅护住胸口,只感到如获大赦。

  “什么人?”

  “马科长,有人拿了流程,现在等你签字的。”

  门外由个圆脸护士领着,杨三南手持厚厚一沓流程单,一脸坏笑。

  陈玉梅顺势把门拉开,一脸委屈。

  三南看了微笑点头,“是马科长么,鄙人杨三南,有志报销国家,造福乡里,这不来找你了,这是我的行医申请,请你签字。”

  这番话杨三南说得不卑不亢,滴水不露。

  马科长眼神闪动,“进来吧。”

  说完还意味深长,深深望了三南一眼,却是发现三南左手捏在圆脸护士香臀,那护士也不恼,脸上几分享受几许欢愉。

  只侧身一步,羞涩走开。

  “妈的,这小子!!”

  气死了马科长,他怎么也想不通,眼前这小子是什么来路,好像对女人有股特殊魔力。

  刚来就能把妹,令女人身心愉悦。

  嘭!

  进来之后,三南顺手把门带上,一脸淡淡,“马科长你看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签字吧,我很赶时间。”

  这口气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白塔镇医疗中心,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跟马科长说话。

  马科长眉头微蹙,却是看也不看那厚厚一叠申请材料。

  “就你,要开诊所?”

  “知道白塔镇什么地方么,你什么文凭,哪所大学毕业的……”

  连串问题。

  马三良心中极尽不屑,把先前未曾宣泄欲望,直冲三南而来。

  刚刚他也认出,这小子就是抱住陈玉梅的嚣张青年,开得是辆进口A8,好像挺有势力。

  “嘿嘿,初中文凭,我参军得早,没念多少书。”

  三南淡然。

  听到这里,马科长整个人几乎快笑出眼泪,“哈哈哈,初中文凭,你不知道么,开设私人诊所,至少需要大学本科文凭。”

  “这还不算,而且必须持有医师执照。”

  “你这样的不会是刚从哪个山疙瘩出来的吧,简直贻笑大方!”

  刚刚马科还有所顾忌,以为三南这么嚣张,真的有所依持,可待得知是个初中退伍兵之后,他完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这样的人,充其量是个暴发户,没什么大的来头。

  再仔细打量一番,发现三南全身上下都是绝不超过一千块的地摊货,马科长眼神愈加轻蔑。

  “这小子根本是个大尾巴狼,只怕那车也是租的吧,卧槽!”

  马科长看到这里,信手点燃一根烟。

  仿似掌控了一切,任你再狠再能,也不过区区草根。

  “呵呵,那些我没有,不过有这个,你先看看再说话。”

  三南从兜里一掏,顺手丢出个红本本,啪!

  马科长起初没在意,待扫到末尾印章时刻,却整个一呆,心中大震,“东南军区司令员,特别签署军区一号令,特此嘉奖杨三南同志,荣升战区特级军医,特发此证,给予表彰。”

  玛德!

  邪了门,居然是传说中整个华国发放数量,不超一指之数的特级军医资格证。

  “你是?”

  “一个退伍军人尔尔,当然也算医生,军医。”

  三南脸色愈加平淡,心内毫无波澜,但却惊得陈玉梅满脸唏嘘,“南哥居然是个军医,还是我国数量最稀缺的特级军医,首长居然都签署特别嘉奖命令……”

  不敢想,来之前陈玉梅压根都不敢想的。

  “这……”

  马科长犹豫了,此事兹事体大,得罪一个军人算不了什么,可开罪入了战区司令员法眼的存在,那可绝不是他小小一个科长足以承当。

  不过再一看。

  那证件皱皱巴巴的,许多地方布满微尘,甚至墨迹血迹,看看并不保真。

  这么高级执照,就这么草率保管么?

  “呵呵,杨兄弟你这未免太扯了吧,我见过冒充军人的,可还真没见过你如此大胆,竟敢冒充国宝级特级军医的!”

  “你这是死罪,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马科长心中傲然。

  三南不屑,本来略显淡意懒散的身子,缓缓坐直。

  “马科长你这是在怀疑我?”

  “呵呵,好吧,你也算医生,可以考验考验,特级军医这种水准,我想没有几个人能冒充得了吧,证件可以假,难道医术也会作假?”

  三南满脸的不在乎。

  马三良大喜,“正有此意,你是中医还是西医?”

  “中西医都比较擅长,不过以中医为主,你不知道么,我国拥有特级军医资格的,都是中医。”

  三南首度对马科长笑了笑,嘲讽的笑,挺看不起的。

  “呵呵,中医就最好,我毕业于日国东京大学医学院,主修中医针灸!”

  “既然你这么叼,那就出个简单题目吧,医术中的针灸,要求在一分钟之内施展针术,这一次只论速度,一分钟出针一百八十次。”

  “你是我军数量最为稀少的特级军医,这个想必不难吧。”

  马科长露出一个奸计得逞阴测测笑。

  随手一按,两台高清摄像徐徐上升,整个办公室尽收眼底。

  “我天!”

  “一分钟出针一百八十次,每秒三次动作,马科长你确定不是在强人所难么,这你也做不到吧!”

  陈玉梅大惊。

  这种手速,简直魔鬼般,据说许多大国手,盛年时候都未必做得到。

  “呵呵,玉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不是号称特级军医么,这点难度,洒洒水喽。”

  马科长一脸胜券在握。

  据华国最高机密记载中,人体极限手速,也不过一百五六。

  何况号称刀尖上跳舞的针灸?!

  “你现在也可以放弃,不过诊所执照就别想通过,呵呵。”

  马科长心里很爽,再看看陈玉梅担心难过样子,他就更爽。

  “南哥,别去试了,这简直强人所难,即便特级军医,这种挑战也太难了吧!”

  陈玉梅不想南哥出糗。

  在她看来,这简直是个不可完成任务。

  “呵呵,确实没难度,我特级军医嘛。”

  三南一摸鼻子,嘻嘻一笑,眼神直盯着陈玉梅无比婀娜身姿,“脸色白润中却带青灰,玉梅你这来例假了吧,有点中度痛经。”

  “唔。这……”

  陈玉梅被南哥说中心事,娇躯一颤,马科长听了若有所思。

  “中度痛经,针灸可治,打通气海,无所不通。”

  三南说话间,拈动一颗细软银针,针长寸许,通体银色,属于针灸中高难度的软针,啪!

  修长手指轻轻一弹,银针颤抖,嗡嗡作响。

  呼——

  几乎以一种肉眼难以辨别速度,快速出针,空气中残影连连,造成一股视觉上的滞后效应。

  看起来连成一片,水泼不进!

  啪!

  时钟计时到二十秒时刻,三南中指拂动针尾,银针通灵似的快速转动起来,呼——

  “这,这鬼门十三针?!”

  马科长心中一荡。

  同时陈玉梅酥胸一抖,雪白长腿好似触电般发软,一股难以言传无比美妙感觉,激荡娇躯。

  “唔,爽,好爽,舒服的……”

  陈玉梅整个意识,处于一股难以控制状态,爽得站立不住,一把抱住三南,“南哥,你太棒了,我感觉太爽了,好像多余的大姨妈都干净了,也不痛经了。”

  这……

  马科长赶紧观察摄像屏幕,上面计数器跳出个惊人数字,“200!”

  这?

  虽然很想不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二十秒的针灸过程,一共出针两百次,治疗女子痛经,妙手回春,手到病除。

  “妈的!”

  马科长双手猛力一撑,当即砸烂摄像屏,一脸蛮横,“托儿!”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早就认识的,这一切不过是个双簧骗局,骗的了别人,可别想欺骗老子!!”

  无耻至极。

  当场抵赖了,这还不算,情急之下马科长拿起电话,急吼吼,“保安,保安,我是马三良,这里科长办公室,有人闹事,你们带十几二十个人来,立刻把人带走!”

  带走?

  软玉温香抱在手的杨三南,眼神淡淡,像是看个白痴傻子似的,轻轻一笑,“嗤,玩猛的?!”

  这气质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吱呀!

  还没动手,门被打开,一个中年男子闯进来。

  他国字脸,一脸的威严,浓浓上位者气质,马三良看了大惊,“局……局长!”

  “陈局长,你来了正好,这里有个骗子,冒充特级军医,我!”

  “住口!”

  县卫生局局长陈嘉兴勃然大怒,刚才他隔着门缝,观察许久,全被杨三南精妙绝伦医术折服。

  官大一级压死人,马科长听了心有戚戚,哪里还敢言语。

  陈局快步走向杨三南,双手伸出,“你好,杨三南同志,久仰大名,鄙人洛河县卫生局陈嘉兴,这是我的名片,请您务必收下。”

  “另外关于你申请卫生执照一事,鄙人务必特事特办,最快下午您就可以拿到执照。”

  这……

  卫生局陈局长,居然是这种态度,马科长喉间一甜,一股热血上涌,无论如何不吐不快,“局长,当心他个骗子,我敢用性命担保,他绝对不会是我军特级军医!”

  开玩笑,在马科长印象中,向来高高在上的特级军医,怎会出现在小小白塔,更何妨亲自来申请行医执照?

  “傻逼,闭上你的臭嘴,保安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不知所谓的马三良拖出去,立刻马上!”

  陈嘉兴见过的人多了去,但真没见过马三良这么傻的。

  马三良听了面色大变,双腿直发软打颤,啪的一下瘫倒在地。

  再看时,陈局长紧紧握住杨三南的手,满脸堆笑讨好,“杨少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会立刻通禀上级,将这个马科长立刻撤职查办。”

  陈玉梅亲眼目睹这一幕幕,芳心大乱脸色吃惊,几乎都快要石化了,“杨少?!”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下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回乡第2章约么?第3章给点教训第4章沐雨晴的态度第5章对手第6章特级军医第7章局长的请求第8章不讲道理的女人第9章悬丝诊脉第10章白冰的处境第11章医馆开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