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看小说书房!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 猎鬼鲜师 > 第七章疯狂

第七章疯狂

流云 2019-05-09

从黑暗中清醒过来,我还是有些迷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自己还活着,缓缓地睁开眼睛,强烈的灯光照的我睁不开眼睛,好半晌才慢慢适应了这强光,然后用力甩了甩头,人才算明白了一点,脑袋上还在隐隐作痛。

等待适应了强光,我这才眼光游转,打量自己的处身所在,这是一间卧室,自己此时正躺在床上,对面是一个梳妆台,旁边便是衣柜,衣柜上面还张贴者一个鲜红的喜字,让我不由得一呆,在转回梳妆台上,哪里有一个水晶照,当我眼光落在那张照片上,整个人便不由得傻了,不敢置信的傻傻的望着那张照片。

竟然是李聪颖和任媚儿的结婚照,一张六寸的水晶照便搁在梳妆台上,照片中的李聪颖自任媚儿身后环住,正一脸灿烂的笑着,那双眼睛便正巧望着我,这个发现让我惊呆了,脑海中‘嗡嗡’的作响,自己难道此时正在李聪颖的新房之中吗。

自己是怎么来的,一想到这些,就不由得想起自己当时翻墙而过,就被人狠狠地砸在脑袋上,挨了两棍子就晕过去了,可是自己怎么会来到李聪颖的新房的,对了,任媚儿呢,任媚儿去哪了,究竟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疑问在我脑海中盘旋。

片刻之后,终于意识到些什么,心中一动,便待挣扎着坐起来,想要从这间房间里出去,但是身子猛地一挣,竟然没有能坐得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床上,那张李聪颖的新床,怎么会这样子,这是谁做的?

我心中满是惊骇,不由自主的挣扎起来,用力的想要挣断捆绑着自己的绳索,也顾不得自己手脚勒的生疼,用力之间,便将新床弄得声响大动。

便在此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穿了一件浴袍,头发披散着,一时间看不清是谁,手中拿着毛巾正在擦拭湿漉漉的头发,明显的是刚刚洗过澡,当那个女人不经意间抬起头到时候,我惊呆了,不由得失声叫道:“任媚儿。”

女人向刘刚望来,眼中水汽萦绕,目光流转却是更加迷离,静静地望着刘刚,半晌,忽然展颜一笑:“你再这样挣扎,会将手脚弄痛的。”

我呆住了,任媚儿这是怎么了,想要做什么,心中乱作一团,恍然间看到任媚儿朝自己嫣然一笑,便转身朝梳妆台走过去,拉出凳子,轻轻坐在上面,拿着一把梳子,轻轻地梳理着头发,神色间无比的温柔。

呆呆的看着任媚儿,心中有种很诡异的感觉,这个女人是怎么了,昨晚的时候还是哭的和个泪人一样,而此时却是美目如春,竟然在自己的新房之内这样静静地梳理自己的头发,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竟然回到了自己的新房,这里是什么地方,前天的时候,她的新郎李聪颖刚刚在这里自杀了,而且自杀的很惨,就算是我一直自喻胆子很大,现在想起来还是后背冷飕飕的,何况昨晚上还刚刚经历了李聪颖诈尸的那一幕。

嘴角抽了抽,想要问一问任媚儿到底是怎么了,却最终没有说出话来,说什么呢,自己和任媚儿根本就不熟,算起来满打满算也就是见过几次面而已,而此时的任媚儿就算自己不熟,也是能看得出来很不对劲,一个念头忽然从我心中泛了出来,难道是任媚儿这两天经历的事情太过诡异,竟然给吓得精神出现问题了吗。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却忽然听到任媚儿猛地一把将梳子掷在梳妆台的镜子上,‘哐啷’一声,梳妆台的镜子竟然破碎了,将我吓了一跳,身子下意识的一哆嗦,眼光朝任媚儿看去,却见任媚儿和发疯了一样,将那张结婚照摔在地上,然后双脚用力的践踏,神色间凶狠的紧,看着那张照片就像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一般。

这还不算,又跳到床上,将床头上那个大结婚照也掀了下去,放在地上用力的踩,还把房间里贴着的喜字全部撕了下来,丢在地上,整个人看上去和疯了一样,本来刚刚梳理好的头发,又变的一团糟,衣服也凌乱了,甚至于浴袍的带子开了,也丝毫不知,里面赤裸的身体暴露在我眼前也没有一点感觉,真的是疯了。

心里不断地抽搐着,我也感到一种恐惧涌入心间,用力的挣扎起来,想要将绳索弄断,不能这样,谁知道任媚儿是怎么了,不管怎样,反正绝对不对劲,说不定也会给自己来个开膛破肚,一想到这,心中忽然一震,想起了李聪颖,警察断定说李聪颖是自杀,所以我也就信了,但是有没有可能是任媚儿杀的呢,不然就凭李聪颖的那点胆子,真的能自杀成那样吗?

想到这,只感觉全身发冷,不住的冒着冷汗,再想想自己此刻,像不像是展板上的肉,或者说是待宰的羔羊,记得村里人逢年过节的时候,杀猪宰羊的时候可都是这样将猪羊都绑起来的,或者自己此刻和一头猪也没有多大分别。

心中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恐惧,慢慢的被绝望所淹没,手脚上的那些该死的绳索竟然绑的哪么结实,不管刘刚怎样用力的挣扎,却都是挣扎不开,只能是勒的手腕生痛,但是此时此刻,我还能顾得上那一点疼痛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挣扎的声音惊扰了任媚儿,还是任媚儿自己发泄够了,终于安静下来,气嘘喘喘的一屁股坐在床上,就在我的身边,而哪一张刚才还狰狞的脸,便怔怔的望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此刻面对任媚儿,我也不敢乱动,生怕刺激了任媚儿就糟了。

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面对面的,此时的任媚儿浴袍几乎完全脱落,光滑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一对双峰坚挺,呈现在我面前,修长的大腿挨在我的身上,半个屁股几乎都挨在我的脸上,多么让人兴奋地一幕,但是此时的我,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有的却只是更深的恐惧,只恨不得能立刻冲出去,远远地离开这个房间,离开这个女人。

任媚儿对自己的裸露好无所觉,或者说是毫不在乎,只是望着我,眼中有泪水在滚动,慢慢的忍耐不住自行滴落下来,落在那张新床上,落在我的脸上,神色间说不出的落寂,还有难以言明的哀怨,让刘刚不由的心中一动。

深吸了一口气,我还是想为自己努力一把,毕竟眼前自己想要挣脱好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尽量保持着脸上的那一丝平静,其实也只是我自己感觉,落在任媚儿的眼中,却是已经有些扭曲,低声道:“任媚儿,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也不好受,可是人总是要向前看,你说是不是,事情过去了终究是过去了——”

“你不知道,你什么也不知道——”没等刘刚将话说完,任媚儿忽然轻声的将我的话截断了,神色哀怨的摇着头,轻轻地摇着头,眼光愈加迷离。

声音戈然而止,我接下来的话说不出口了,心中除了恐惧,就只有忐忑不安,正在心里斟酌着说些什么,却又听任媚儿叹了口气:“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是他们欠我的,欠我们的,你不知道也就算了,其实那样更好。”

我又是一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望着任媚儿那张神情不住变换的脸,心中更加紧张,可惜此时此刻,恐惧已经侵蚀了我的心间,让我不可能有更清晰的思维。

就在我脑海中乱成一团到时候,任媚儿动了,竟然伸手从床头的小柜上摸起一把水果刀,明晃晃的水果刀,反射着灯光,是那样的耀眼,耀的刘刚几乎睁不开眼睛,一颗心不住往下沉,难道真的如自己所猜测的样子,其实李聪颖根本就不是自杀的,而是他杀,是被任媚儿杀死的,眼前闪着光的水果刀,仿佛就是在告诉刘刚,一切确实是这样的,而且下一个就是他。

猛孤丁的打了个激灵,我双眼尽赤,亡命的挣扎着,同时颤声道:“任媚儿,你要冷静,你一定要冷静,咱们无冤无仇的,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说出来,只要我能帮上你的,就一定会帮你,我说话绝对不会骗人的,你要相信我,不要冲动——”

我不想死,还有很多事情自己还没有做,自己还有父母等着自己去孝顺,自己甚至没有谈过女朋友,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很眷恋这个世界,所以不管做什么,我只是不想死,甚至于看着任媚儿抬起手中的水果刀,顾不得自己的尊严,开始苦苦的哀求:“任媚儿,我求求你了,你放了我,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求求你了,我的父母就我这一个儿子,我不能死,求求你了——”

但是任媚儿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哀求一样,手中的水果刀慢慢抬起,在灯光下那样明亮,甚至能倒映出我那张扭曲的脸。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下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死亡真相?第三章诈尸第四章惊变第五章僵尸杀人第六章意外地袭击第七章疯狂第八章极度疯狂的任媚儿第九章清醒第十章尖叫第十一章误会第十二章救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