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看小说书房!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 危楼鬼域 > 第十章【巧过背阴山】

第十章【巧过背阴山】

心中有梦 2019-04-26

背阴山到了,山路崎岖狭窄,两侧是悬崖峭壁,这种鬼地方,连飞鸟都不敢来盘旋,幸亏老胡和姐姐都已经是鬼,身体没有重量,若是人,一定会掉下悬崖绝壁,转眼成为鬼,鬼再死一次,虽然仍然是鬼,但是由于能量消失轮回转世便已经是奢望了,这是所有鬼魂不愿意的事,所以王丽等鬼魂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向前行走。

老胡等人的两边时不时传来厉鬼的尖叫声,后面也有鬼魂在呼唤王丽和老胡,王丽赶紧道:“大家千万不要回头。”但是眼前突然出现许多影子,模糊了众人的视线,因为看不清路无法前行,这条路没有回头路,回头或者坐下来只有一个字:死。

老王突然大声道:“大家随我一起念心经,相由心生,心生魔生,心灭魔灭,一切妖魔,皆是幻象。”

这个心经来源于印度,早年唐朝时候由唐三藏取回东土大唐,心经为佛门无上瑜伽功法,无论是否修行之人,熟读心经均能的到佛法的护持。

由于老胡的父母信佛,受父母的影响,老胡读小学时候便已经把心经背的滚瓜烂熟,想不到今日派上用场。

心经果然是佛家妙法,几个孩子念了几遍心经后,山路上的鬼魂影子全都消失不见,前方的道路也清晰可见。

老胡大喜过望,嘱咐道:“心经不可停止念,一旦停止,我们就会有危险。”

果然几个人一路念着心经竟然平安无事,出了背阴山,刘幕娇笑道:“果然是佛法无边,但是更要感谢胡弟记忆力好,背下了心经,不然我们全完了。”

老胡嘿嘿傻笑,正要谦虚几句,扫视人群,忽然惊讶的道:“糟糕,怎么老王不见了?”

刚刚过山路的时候,老王一直跟在队伍的后边,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掉队的,听老胡一提醒,都惊慌失措,老王许久没有跟上来,怕是已经出事了。

王丽道:“即使我们不怕野鬼,回去救他恐怕也不妥,因为他如果掉落悬崖,我们只能望崖生叹,毫无办法,至于生死全靠他的运气吧,何况他的来历有些古怪,说不定他有办法自救呢!”

老胡想不到姐姐对老王颇有成见,老王是他的好兄弟,好同学,而且是生死之交的铁哥们。纵使性命不在,他也要去救,他并没有仔细咀嚼姐姐话里的意思,若是日后与老王翻脸的那一天,回想起姐姐说的话,真的后悔去救他。

老胡不听姐姐劝阻,急匆匆的原路返回,赶往悬崖边上,老王既然掉队,十有八九是掉下悬崖了,果然悬崖峭壁上有一搭没一道影子酷似老王,悬崖峭壁上生了一棵小树,一定是小树挂住了老王的衣服他才没有摔落。

谢天谢地。老胡这样想着,正在低头看确定是老王后想办法救他,就在此时,一道黑影飘向身后,一双黑手伸向了老胡的脖子,老胡恍若不觉。

正在此时,有人喊:“胡胡,你在哪里?还不赶紧过来。”

黑影一惊,赶紧松开了手,身子晃了晃便消失不见。老胡再看悬崖峭壁上的那个黑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听见了姐姐的呼唤,老胡刚刚想快步跑出去与姐姐见面,就在这时,只听见不远处有人在低声喊:“老胡,快把我扶起来。”

老胡扭头一看,只见不远处老王躺在地上,忙上前扶起来,惊奇的问:“老王,你既然摔倒了怎么不早喊我们帮忙?你是怎么了?为何摔倒这么久?”

老王揉揉屁股,苦笑:“适才我一阵头晕,昏了过去,等到醒了,你们都走光了。”

老胡点头:“原来是这样,难怪,这些日子我们承受的打击太大了,远远超出幼小的心灵承受能力,是我们对你的关心不够多,让你受苦了。”

姐姐王丽的喊声由远及近,终于来到眼前,王丽吃惊的看了看老王,但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老王兄弟既然没事,一切都好,我们今晚休息一夜,明早尽快赶路,一定要在刘幕病发前将解药给她求到,还有卢总也急需治疗。”

老胡等当晚便在山坡上的草丛中休息,这里虽然是荒野,但是已经过了背阴山,而且距离枉死城很远,所以还是很安全的。

夜里,老胡睡的正香,突然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喊他:“胡胡,你单独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听见是姐姐在喊,老胡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迅速的爬起跑了出来,姐姐王丽最近有些反常,对待好兄弟老王甚至毫无人情味,老胡也是很想追问她到底怎么了?

见到老胡出来,王丽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没有动静,方才放心,低声道:“姐姐让你出来,是想提醒你,以后一定要提防老王,不要被他暗算了。”

老胡吃惊的望着姐姐,他怀疑姐姐也许是压力太大精神有些不正常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对话?

“老王是我的铁哥们,生死之交,我防备他干嘛?”

王丽没有注意到老胡的表情,继续说:“对于老王,我有一种预感,有可能一直设计陷害我们的人就是他,本来只是猜测,但是背阴山他的表现失常,让我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

“背阴山老王受到了伤害,我们应该更加关心他,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他,他才生病躺在路上,我们需要的是自责,而不是怀疑他。”老胡分辨道。

王丽怔怔的瞅了老胡半天:“弟弟,你太粗心了,你有没觉得老王不对劲,过背阴山的时候,我们一起念心经,唯独他没有念,却安然无恙,其实我挨的他最近,我要知道他掉队了,却故意装作不知道,他一个人躺在地上,却没有受到野外鬼魂的伤害,你不感觉到奇怪吗?”

老胡摇头:“一切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不要让疑心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好吗?姐姐。”

王丽无奈点头:“但愿我的猜测是错了。”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人就上路了。由于刘幕的伤势加重,已经说话困难了,几个人心急如焚,恨不得早日求到解药,让她恢复健康。

不远处就是城池【枉死城】了,一股杀气弥漫在城池的上空,老胡打了个喷嚏,不由问到:“姐姐在阴间的日子久了,一定知道枉死城的来历,说给我们听听。大家好有些准备”

王丽点头:“枉死城好比凡间的黑社会地带,属于没有王法的地方,这里对待从地狱里逃出来的鬼魂,往往打散魂魄,残留形骸扔到后山,这里不知道领头的恶鬼是谁,但是就连阎王对这里也是鞭长莫及,只有听之任之了。”

城里戒备森严,最少有三千阴兵把守,别说鬼魂,就算是一只小鸟,若想飞过也会被射落。

老胡道:“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虽然不怕死,但是死的很不值得。”

王丽道:“先别着急,我的手里还有一些冥币,想贿赂贿赂,若是可以,也许能够放行,走到这一步,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就算死在这座城池,也是天意。”

一旁久久不发言的刘幕突然道:“我有一个计策,如果能够成功,我们就会顺利的度过枉死城。”

老胡大喜过望:“刘姐还是你有智慧,既然有了对付的方法,还不赶紧说出来?”

刘幕突然打量了老王一眼,徐徐道:“这个计策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却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如今只可以说给王丽一个人听。”

也不知刘幕悄悄的王丽嘀咕了些什么,王丽图片面露喜色,一会功夫好像又有点担忧,反复叮嘱了刘幕几句,那表情好比母亲嫁出女儿一样恋恋不舍。

老胡等人走近了城门,把守的阴兵早已看到,冷笑:“天堂有路尔等不走,地狱无门自投来,阎王早有令,从地狱逃出的鬼魂一律就地处决。”

一时间几十个阴兵将老胡等人团团围住,就要动手,王丽慌忙掏出冥币,交给领头的阴兵:“我们还是孩子,大哥行个方便,饶恕我们,放我们过去,日后定当报答恩情。”

鬼兵接过冥币,数了数,面露难色:“我们奉命守城,怎敢轻易放行?看在冥币的份上,先将你们收押,等候长官处理,到时候是死是生,看你们的运气了。”

刘幕突然道:“我要见你们的长官”

鬼兵愣了愣,打量着刘幕,突然看呆了,刘幕生前在学校里就有校花的荣誉,虽然成了女鬼,也不过脸色苍白,仍然美貌出众,勾人魂魄。

鬼兵官差想不到竟然遇到如此漂亮的女鬼,点头道:“好吧,将这个女鬼带去见长官,其余鬼魂关进地牢。”

地牢里阴暗潮湿,老胡等人被关进地牢后,没有鬼魂送来食物和水,因为他们已经是即将被处死的鬼魂了,哪里会有鬼兵照顾他们。眼见刘幕没有音讯,恐怕凶多吉少,众人都有些失望。

就连老王也无心看手机了,每日怔怔的发呆。

想到即将被处决,打散能量体,永难超生,众人都有些伤感,王丽更是每日痛哭流涕,她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命运伤心,更加难过的是,她感觉对不起好朋友刘幕,是她害了刘幕,计划如果失败,刘幕遭遇之惨,怕是要比老胡等人残酷百倍。

一转眼十一天过去了,若是凡人,在狱中早已饿死,鬼魂所需要的,仅仅是食物中的氧气,但是若是超过半个月不能获取食物养分,也会饿死。

如今的老胡等人。已经是苟延残喘,只是等着被处死,也许是一个解脱。

就在这一天夜里,王丽突然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她知道大限将至,心里反而没有了忧伤,隐隐的有一丝解脱的感觉,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男人的影子,正是初恋情人,她呆呆的望着初恋爱人,明知道他不属于自己,但是只要多看他一眼也是心满意足。

突然影子消散了,王丽恍若梦境惊醒,眼泪已经不知不觉满面都是。

弟弟老胡也被姐姐的哭泣声惊醒,他呆呆的望着姐姐,想要劝慰,却怕语言更加增添姐姐的伤感,只好一言不发。

王丽见到弟弟的目光,知道自己失态,擦擦眼泪,叹道:“一切都过去了,但愿下一辈子我和他能够再次相遇,我还愿意做他的小三,心甘情愿。”

随即低声对弟弟道:“今晚恐怕是我们的末日,有人来了,一定是鬼差,半夜三更的,绝非好事,怕是要处决我们。”

说完这话王丽竟然有些伤感,很多人生前说不怕死,那是自己骗自己,一旦真的面临死亡,仍旧对尘世依依不舍,因为每个人都有未了心愿。慷慨赴死看似轰轰烈烈,其实是无奈被逼的,鬼魂也是如此。

老胡忽然道:“姐姐,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王丽点头道:“不用问了,我知道你是想问刘幕的事,她的计策其实是舍身冒险,她用她的美貌想征服鬼城的首领,然后伺机在饮食之中下毒。”

原来如此,老胡对刘幕的舍身行为又敬又爱,但是还有一件事不明白:“她有毒药吗?听说凡间带来的任何毒药对于鬼魂都不起作用。”

王丽低声道:“恶狗岭。”

老胡恍然大悟:“在恶狗岭刘幕被恶狗咬伤,她的血液里已经充满了毒性,这种来自阴间的剧毒对于任何鬼魂都是致命伤害。”

老胡道:“感谢姐姐让我明白了一切,虽然没能救出李熙,但就是死我也瞑目了。”

正在此时,外面的幽灵由远及近,已经来到跟前,“啊!是你?”老胡与姐姐吃惊的跳了起来。

原来眼前出现的鬼魂不是别人,正是前去下毒的女孩刘幕。只见她头发散乱,形态狼狈,眼神呆滞无光,步履蹒跚。一定是吃了不少苦,九死一生来到这里。

“到底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他们怎么对你的,有没有受刑?”王丽问道。

刘幕摇头:“什么都不要问了,所有问题都已经解决了,这里的所有的鬼兵全部中了我血液里的毒,但是我已经释放了全部的血液,只怕是见不到阎王了。”

说完刘幕再也支撑不住了,摔倒在地。

王丽急忙对老胡说:“快去找一些食物和水来,晚了她怕是回不来了。”

老胡急忙跑出去,不一会端回一大桶食物和一瓶子水,喜道:“外面的鬼兵躺了一地,幕姐真有办法。”

王丽流泪:“幕姐的牺牲太大,早知如此艰难,当初说什么也不让她去,我宁愿死在这里。”

就幕闻到了食物的味道,逐渐苏醒,又嗅嗅水的气味,精神许了多,感叹:“想不到九死一生,我竟然还活着。”

刘幕是一个极其要强的女孩,此次究竟吃了多少苦,她是不愿意说的。

只是老王仍旧没有说话,虽然他的脸上出现惊喜和劫后余生的表情,但是更多的是惊讶。

刘幕的眼光从老王身上扫过,突然有些怪异。她似乎想对老王说些什么,终于忍住不说,叹了口气对老胡说:“胡胡,朋友之间,总会有人在帮助你,也会有人在设计陷害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谁是你真正的朋友。”

对于刘幕的话,老胡有些似懂非懂,但是他也不去想那么多了,眼看一路平安,顺利度过各个关口,就要见到阎王了,心里不由得忐忑不安。默默的在祈祷顺利完成心愿。

这一次一路前行竟然出奇的顺利,一路上不断的遇到鬼差,却再无拦阻,鬼差也都识趣,能够闯过恶狗岭,背阴山和枉死城的鬼魂岂是等闲之辈?谁敢以卵击石前来招惹,那是自找麻烦。

眼看进了鬼城终点阎罗殿前,两个鬼差一个长着牛头,另一个长相和马一样,上前拦住道:“各位远方而来,辛苦了,请稍等,容我去向阎王禀报一声。”

老胡与姐姐对视一眼,哑然失笑,先前的鬼差何等的凶恶,非要置人于死地而甘心,如今到了天子脚下,果然个个知书达理,与寻常鬼差不同。这阴间也与凡间相同,所有人与鬼都是势利眼,趋炎附势而已。

牛头马面进去不多久。便道:“阎王有请各位。”

经过数次生死劫难,老胡等人胆子也大了,大踏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阎王殿,里面竟然漆黑一片,突然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漆黑一片,岂是待客之道,点灯。”

话音说完,突然一片蓝色火焰燃起,将整个大殿照亮,原来鬼的灯光类似与烛火。

老胡向上看去,只见正座上有一个黑老头,全身漆黑,就连眼珠子,牙齿都是黑色的。早在未来地府之前,便听说阎王爷外号黑炭头。与凡间的包青天有一比。想不到真实见到了,包青天却要甘拜下风。

阎王旁边的是一个手持判官笔的老者,长长胡须,面目黝黑,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崔判官了。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下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五章【陪你去看流星雨】第六章【女鬼出现,吓跑李根】第七章【巧遇姐姐王丽】第八章【慷慨赴死】第九章【恶狗岭遇险】第十章【巧过背阴山】第十一章【地藏王菩萨】第十二章【孟婆出手】第十三章【人鬼情未了】第十四章【故地重游】第十五章【他乡遇知音】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