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看小说书房!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 危楼鬼域 > 第十七章【李熙结婚了】

第十七章【李熙结婚了】

心中有梦 2019-04-26

老胡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是李熙的,因为李熙每天都被老王捆绑,突然生病了,老王不得不带她去医院看病,因为孩子是两个人的隐私,不方便被人知道,所以没有带孩子,不想老胡与刘幕还阳后恰好遇到。

看到孩子仍旧在啼哭,刘幕心中的母爱燃烧,温柔的抱起孩子,道:“胡胡,这个孩子一定是被父母遗弃的,我决定收养她。”

老胡虽然有些奇怪,这栋楼向来无人敢进,周围的人都知道楼里闹鬼,这个孩子的父母怎敢把孩子遗弃在楼里?但是两个人等了很久,没有人回来。

于是老胡道:“这栋楼不可能有人敢在这里面生活的,目前虽然不知道孩子是怎么回事,但看她饿的狠,急需喂奶,我们先带她走,留下我的名字,万一孩子有根源,也会知道是谁带走的。”

于是老胡用砖头在墙上划了七个字:孩子王胡带走的。

老胡万万没想到,自己只因为留下名字,却给姐姐王丽带来无穷祸患,以至于王丽后来恨弟弟,姐弟俩几乎翻脸成仇。

老胡与刘幕走后不久,老王便与李熙回来了,李熙这次发高烧实在是病的厉害,但是她牵挂孩子,说什么也不肯住院治疗,因为李熙是被老王拐骗的,警察已经立案侦查,老王不敢长时间停留,立刻带着李熙赶回来,想不到还是晚了一步,孩子已经被人带走。

李熙疯了一样的猛踹老王:“都是你,不让带着孩子一起去医院,现在倒好,孩子丢了,我们去哪里找?你还我的孩子,不然我跟你拼了。”

老王任凭她踹,不敢还手,不敢说话,等她怒气稍微停息,分辨:“走的时候将孩子绑在床边,她自己不可能挣脱,如今不见了,只有一个可能,被人带走了。”

李熙怒道:“放屁,我也知道是被人带走了,问题是被谁带走的?今天不给我找出人来,我就去派出所投案自首,我们玉石俱焚。”

没了孩子,李熙也急眼了,她决心与老王闹翻,已经不在乎后果了。

老王突然道:“墙上有字。”

两个人看到墙上的字,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孩子竟然是被老胡带走的。

李熙泪眼婆娑:“他不是死了吗?他啥时候还阳了,把孩子偷走?他爱我,得不到我的人也要毁了我的幸福。”

老王心里有数,老胡就算回到阳间,也不可能找到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他的肉体早已被焚毁,他一个鬼魂,怎么可能带走孩子,除非他指使别人带走孩子。

但是他心里的疑惑不想对李熙说,虽然和李熙已经有夫妻之实,但是两个人不是合法夫妻,老王目前属于拐骗妇女,已经触犯法律,如果李熙告他,他就要坐牢。

但是如果李熙承认老王是她的男友,自愿与他同居生子,那另当别论,甚至两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

所以老王如今不敢得罪李熙,于是骗她说:“孩子一定会找到的,既然知道了是老胡带走的,谅他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一个月之内,我把孩子找回来,我们回去结婚重新开始生活。”

李熙素知老王之能,莫说阳间,阴间他还不是来去自如,他既然这样说,估计孩子一定能够找到,于是心情好了许多,也不再责备老王。

刘幕抱着孩子,给孩子喂了奶粉,孩子终于昏昏睡去,刘幕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突然感觉这个孩子很像一个人,孩子的父亲似曾相识,刘幕很奇怪,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自己一个人很孤单,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并给她取名刘梅。

幸好刘老师生前留下一套房子,刘幕母女不至于无栖身之地,刘幕一个人艰难的抚养着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她的心里终于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老胡的鬼魂常常来看她,刘幕虽不怕老胡,但却怕他吓着孩子,每次都是等孩子沉睡后才敢与老胡见面,她爱这个孩子,已经当成自己亲生的了。

在刘幕农村老家的山上,建有一座坟墓,坟墓上写着【先夫宋涛之墓】,刘幕在阴间时候,宋涛舍身成全了她,自己却被打入地狱,刘幕每当想起宋涛的深情,都感觉锥心之痛。

如今为宋涛建墓,墓里放着宋涛生前的衣物,刘幕告诉老胡,等孩子长大了,会带着孩子来看宋涛,她要告诉孩子,墓里的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老胡也是感慨万千,与宋涛多年未见,在阴间偶遇,却成了永别,唏嘘不已,转而想起自己的身世,又不禁愁眉不展,自己的尸体被毁,而且凶手一直抓不到,不知何时才有结局。

老胡的鬼魂现在是孤魂野鬼,如果找到当年毁灭他尸身的人,老胡将他杀死,便可借他的尸身还阳,这是唯一能够肉体还阳的机会,可是现在线索扑朔迷离,无从下手。

刘幕知道他的心事,柔声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有一天,一定会找出凶手的,而且我父亲被人毁尸灭迹,此仇不报,此恨怎消?”

“还有一件恩怨需要了结”。刘幕最后说出的话更加让老胡吃惊。

“那对狗男女,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周萍这个女人,蛇蝎心肠,在阴间想置我于死地,并害死了宋涛。而刘冒国始乱终弃,玩弄抛弃了我,不将他们碎尸万段,绝不罢休。”

老胡忙道:“孩子刘梅还小,你去报仇,一定会触犯法律,你如果把他们都杀了,被判刑,孩子怎么办?”

刘幕叹了口气:“正是因为孩子拖住了我,如今只有等孩子长大能够独立生活了再说吧。”

提起孩子,老胡突然想到姐姐的孩子,不知她的孩子出生了吗?取什么名字,男孩还是女孩,长的什么样子。

谁也不会想到,王丽的孩子此时面临着一场劫难,王丽虽然不爱卢总,夫妻俩人貌合神离,如果不是弟弟劝阻,王丽就算有孕在身也要和他离婚。

但是两个人还是没有分手,王丽也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卢丽。

生下孩子后,夫妻尴尬的气氛有所缓解,卢总也不再夜不归宿了,按时回家吃饭了,有了孩子,有了希望,也不再觉得卢总那么讨厌了,他喜欢刘幕,喜欢就喜欢吧,日子总会过去,人也会老,过日子除了凑合过,没法。没法完美。

王丽只想平平淡淡的守着这个不爱她的,她不爱的男人一直到了,这种想法没有错,只是老天不成人之美,一桩意外还是打破了她的现实生活。

卢总生日那天,王丽破例为他做了一桌好菜,卢总也十分开心,两个人尽释前嫌,决定好好的庆祝一下,为了防止孩子哭闹,王丽将孩子哄睡着后夫妻俩坐在一起痛快淋漓的喝了起来。

自从结婚后这是夫妻头一次坐在一起喝酒,两个人都很开心,一杯又一杯不知不觉都有点醉了,王丽突然听见孩子哇的一声哭了,随后再也没有动静了,王丽浑身一激灵,赶紧去卧室看孩子,却见床上空空如也,孩子已经不知去向。

王丽简直要疯了,她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孩子竟然在眼皮子底下丢失,她恨自己没有用。

卢总倒是很冷静,他仔细的看了看屋里,罪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甚至连脚印都没有,显然做案的是一个高手。

事到如今,只有报警,至于能不能找到孩子,那要看天意。

王丽悔恨不已,但是突然感觉孩子丢的蹊跷,什么人能在这么短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抱走孩子?她突然想起,两个人吃饭期间,卢总去了趟厕所,去了很久,回来后孩子就不见了,难道是他把孩子藏起来了?

其实王丽的脑子受了刺激已经混乱,卢总若是想抱走孩子,什么时间都可以,没有必要非要在王丽生日这天下手,但是两个人多年积怨已深,王丽如今手足无措,发现有可能是熟人下手,自然而然的想到丈夫。

看着王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卢总也愤怒了,他当然知道王丽心里想的什么,于是吼道:“孩子丢了,她也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会不心痛?没有一个女人在孩子丢失后会怀疑罪犯是孩子的父亲,只有你,神经病。”

王丽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边养着女人,那个女人不能生育,所以你偷走了我们的孩子,想与她双宿双飞。”

“离婚我没有意见,把孩子还给我?”王丽见卢总不肯承认,越说越怒,突然起身狠狠的给卢总一记耳光。

无辜挨打,卢总也火了,他揪住王丽头发骂道:“你这个疯子,既然不信任我,当初为什么不肯离婚?”

王丽豁出去了,顾不得隐藏秘密,还击道:“因为我怀疑你残害了刘老师的尸身,还有焚毁了我弟弟王胡的尸体,害的他不能还阳,李根在阴间没有还阳,我们几个人当中,只有你最有嫌疑。”

原来是这样。卢总终于明白了,突然哈哈大笑。

卢总笑了半天,突然恶狠狠的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就不隐瞒了,不错,你的弟弟还有刘老师都是我害的,本该今天该杀了你灭口,只是夫妻一场,今天放过你,你若要报仇,离婚后可以随时来找我。”

卢总被王丽冤枉却不辩解,如今他只想刺激王丽逼迫她离婚。

卢总却想不到隔墙有耳,他的话恰好被一个人听见了,这句气话竟然为他带来杀身之祸,是他无论如何想不到的。

老胡想念姐姐,很久不见,听说她已经生了孩子,更加想来看看孩子长的怎么样,可是当他的鬼魂漂浮到窗外,正好姐姐与姐夫在吵架。

吵架的原因他没有听到,可是姐夫在姐姐的逼迫下被迫说了实话,老胡却听的清清楚楚。

原来一切都是卢总做的,怪不得阴间他假装喝了孟婆汤后神智不清醒,而且还阳后又躲着大家,原来……

知道真相的老胡对卢总恨之入骨,随后又有些伤心,在学校时候,两个人是铁哥们,就像亲兄弟一样不分彼此。

在阴间,两个人同生共死,一起经历过无数磨难。

还阳后,卢总成了老胡的姐夫,这份感情不能说不深?

而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伪装。

这个伪君子,他要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老胡根本想不到老王已经还阳,因为当初几个人还阳时候,老胡与李熙在前面,后面的人是否还阳,根本不知道。

抱走王丽孩子的正是老王,老王找遍了城市,没有找到王胡,其实根本不用找,王胡已经是鬼魂,老王根本看不见他。

万般无奈,老王突然想起老胡的姐姐王丽,既然老胡偷走了孩子,那么偷走王丽的孩子,既可以暂时安慰李熙,日后老胡若是找他报仇,尽可以拿孩子要挟他。

李熙见到这个孩子很吃惊,说来也怪,孩子本来啼哭不停,李熙一抱着孩子,孩子马上温顺的闭上眼睛,睡熟了。

李熙看到孩子很可爱,稍微安心了,于是道:“既然王胡抢走了我的孩子,那么我们也不还给他姐姐的孩子,直到有一天,他主动把孩子送回来为止。”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每日与老王一起生活,李熙逐渐被他邪恶的心理感染,也变了。

如今李熙已经死心塌地跟了老王,由于李熙要带孩子,老王也不再捆绑她,两个人总是隐居在鬼楼,只有夜里才敢出去买东西,感觉终究不是办法,于是李熙终于同意带老王去见她的父母。

见到失踪已久的女儿从天而降,而且带回来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友,并且连孩子都有了,李熙父母虽然觉得老王做的有些过分,但是木已成舟,只得接受现实,尤其见到女儿喜极而泣,女儿只要平安无事,无论她做了什么夸张的事也不愿意责怪她,一切随她吧。

对于李熙总是称呼男友老王有点不大舒服,李熙笑着解释:“他是一个孤儿,从小没有名字,习惯了叫他老王,亲切,不然只好叫他的外号:虫子了。”

一句话说完,众人哈哈大笑……

李熙此时根本不在乎老王是好人坏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老王是好人,她便是好人,老王是坏人,她便是坏人,人是会随着环境变的,任何人都一样。

李熙准备五一结婚了,李熙的父亲在市政府有点官职,所以婚礼这一天人很多,李熙看到人群里都是陌生的面孔,很失望,其实她想见到以前同生共死的朋友,哪怕看到一个人。

听说好姐妹刘幕还阳了,她为什么没有来,曾经的友谊呢?卢总与王丽结成夫妻了,这样的场合不来捧场说不过去吧?

老胡,他偷走了李熙的孩子,李熙恨他入骨,但是却希望他能够来送还孩子。

至于李根,李熙不知道他已经还阳了,而且正在策划一场更大的阴谋,李根要利用几个人之间的矛盾,让他们自相残杀。

就在李熙敬酒后要进洞房的时候,突然门外有一个人大声说:“等等,我来了,我有话说。”

李熙最初惊讶,看到来人有点惊喜,但是看到他独自前来,又有些纳闷。

这个人正是卢总。

卢总与王丽是夫妻,按说来参加婚礼两个人应该结伴而行,就算单独来,来者也是客,李熙当然欢迎,但是她不明白。

卢总是哭丧着脸,好像死了爹娘,在人家婚庆的日子里脸色难看,很让人讨厌,但是大家基本没有过多注意他,只有细心的李熙感觉到了。

更加让李熙感觉奇怪的是卢总的眼神从一进门便一直在她身上,从头到脚的看她,好像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下去。

这样看一个新娘子很不礼貌的,李熙想发火,但是今天是她的吉日,不能与人计较,何况人家表面上没有失礼。更有一点,李熙觉得卢总的眼神好奇怪。

与卢总认识很久,还从未发现他有什么反常,今天却觉得他不对劲,他的眼神里有一种深刻的关怀,而不是欲望,那种关怀像亲人的关怀,因为李熙从爸妈的眼神中看到过。

幸亏老王的酒量不大,由于喝醉早被搀扶进去了,若是老王在此,也许他一眼就能看出卢总身上的反常之处。

其实这个卢总是老胡的化身,真正的卢总已经死了,是王胡害死的,以前卢总和姐姐没有离婚,老胡虽然怀疑卢总,但是不敢下手。

但是王丽与卢总离婚的第二天,卢总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有老胡一个人知道。因为他和卢总见面了,卢总知道老不怀好意,转身就跑,老胡把卢总追到山坡上,卢总失足摔下山崖,摔死在崖下,老胡趁机灵魂附体。

卢总的魂魄已经被鬼差勾走,但是他的肉体却留下了,谁也想不到,卢总的肉体竟然是老胡的灵魂。

老胡不知道他今天不该来,他更不知道他偷得孩子就是李熙和老王的,如果知道说什么也不敢来,李熙当然也不知道卢总是被老王附体,而这个人就是老胡,知道的话,她会和他拼了。

知道李熙就要嫁人了,老胡再也无法淡定,无论如何,他要来见李熙最后一次,没有见到新郎是谁,老胡有些意外,却又不需要,他不需要知道新郎是谁,他只需要最后再看看李熙。也许这是最后一面。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下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十二章【孟婆出手】第十三章【人鬼情未了】第十四章【故地重游】第十五章【他乡遇知音】第十六章【生死关头,真正的爱人】第十七章【李熙结婚了】第十八章【昔日感情如流水】第十九章【世外桃源】第二十章【两封情书】第二十一章【刘幕复仇】第二十二章【卢总复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