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看小说书房!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 危楼鬼域 > 第四章【虚实难测】

第四章【虚实难测】

心中有梦 2019-04-26

卢总和老王不知啥时来到老胡身边,正看着老胡大笑。

有啥好笑的,神经病。老胡愤怒的把烟头甩掉。

卢总收起嬉皮笑脸,问老胡:“你想什么我们可以猜得到的,只是你笨的原因不是你不该喜欢一个人,而是你不该没有勇气向她表白。

你还在顾虑什么啊,真是个傻孩子,我们快要死了,你再不表白怕是没有机会了”。

老胡脸一红,扛起扫把就走,嘴里笑道:“你们只是木头,不懂别人的心理,时机未曾成熟。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在临死前对她表白的,我不喜欢被拒绝的滋味”。

想想心酸,没有人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只是一个平凡的石头,深深地埋在泥土之中,永远无法预知命运,不知道哪一天会出土。

但是每块石头其实都有光华,都可以提炼出黄金来的。

凡事都会变的,就像天空一样,一下子万里无云,一下又会倾盆大雨,一会又像现在一样,漆黑一片。

老胡再次点着香烟,望着天空,面无表情,心里漆黑一片。

想到就要死了,心里所剩余的却不是害怕,而是麻木。

就要死了,熙会知道吗,如果死后熙知道了,她会流泪吗。

卢总也点上烟了,坐在自己的床位,沉默的思考着什么。

老王外甥打灯笼照舅举着他那破的不能再破的山寨手机,眼睛死死的盯住屏幕。

不同的是,今天从不吸烟的他竟然也叼着根烟,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眼睛里竟然闪着泪花,含情脉脉。似乎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在与恋人聊天。

老胡望着老王那副孙子样子,心里又来气了,因为老王手里的烟是偷拿老胡的,老胡平时的小气大家都知道。

看着自己的烟被老王含着吸,老胡有骂人的冲动,心道,你这个孙子,你不会抽烟就算了,还偷拿我的烟学习抽烟。

现在盘着二郎腿,叼着根烟,傻乎乎的一个人在那里看手机,像什么样子。

老胡猜测,老王的手机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假如不死的话,总有一天,他要把老王手机里的秘密公布天下。

卢总首先打破了沉默:“还有半个小时就是流星雨了,我们准备出去看看吧”。

老胡与老王同时苦笑,知道这次凶多吉少,两人不约而同的吐出烟雾,将烟头摔在地上。

还有半个小时就流星雨了,不知道这个时候熙在家里怎么样,她是否知道我们已经面临一场危险了吗。

她的病怎么样了,是否已经恢复了呢。老胡想着,便拿出手机,登上了聊天软件。

整整两天没有见她了,真的好想她,可惜她不知道。

一登陆便有一个熟悉的头像在跳动,老胡的心跳陡然加速,是熙,熙给自己留言了。

老胡点开留言,“老胡,我在机房大楼四楼等你。流星雨快来了,你也快点来,我要你陪伴我一起看流星雨,让我们一起许愿吧”。

看到这条信息,老胡的心咯噔一下,激动万分,原来她的病早就好了,原来她一直还惦记着自己,原来她对我还是有感情的。

就在这生命即将终结的最后时刻,她还邀请我陪伴她一起看流星雨许愿。

老胡看到她的头像竟然在线,忙回复:“你怎么不回学校,我们都在一起,你下楼来吧?”。

那边很久才回了一句,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怎么,你不想来吗?

还是有女朋友了,或者你还记着上次我装鬼吓唬你的事情吗?”。

胡说什么?老胡有点生气,啥玩意,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快点给我下来。老胡最快的回复一句,却一直等不到对方的反应了。

仔细一看,她的头像又黑了,已经下线了,老胡内心不由惊恐万分,想她此时一定会伤心难过。

不行,我要赶紧找她去。老胡把手机塞进兜里,急忙向机房大楼跑去。

卢总和老王慌忙拦住道:“去哪里?”。

“机房大楼”。老胡飞快的扔下一句,头也不回的冲向机房大楼。

忽然有声音传来,老胡一愣,缓慢了脚步。

有人在说话,今晚的流星雨可是千年难遇啊,能遇到这样的奇迹这辈子可算值了,所以一定要来看”。

老胡回头望了一眼,漆黑的夜色,一支队伍正在向大楼走来。

老胡上前拦住一个人,是外号黄瓜的小男生,老胡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黄瓜也是很匆忙的样子,“小李要带领全班同学去机房大楼楼顶去看流星雨呢。

想不到你们速度这么快,不说了,我归队了”。

老胡一愣,他们怎么都来了?唉,不管了,先找到熙再说吧。

想到这里,加紧步伐冲向机房大楼。漆黑的夜晚机房大楼正孤独的矗立在茫茫夜色中,楼里静悄悄的。

老胡刚爬上二楼,脚下就被一个东西绊了一跤,啪的一声摔在地下,这一下摔得浑身剧痛,差点从楼道滚下去。

忍着剧痛老胡爬起来,看了看地上,居然坐着一个人,刚才楼道里黑没有注意踩到了他的身上,所以被他绊了一跤。

那个人坐在地上,靠着墙壁,一只脚横放在楼梯口,地上还散落一些花生米,竟然还有一瓶啤酒。

他就这么放肆的喝酒,吃着花生米,丝毫不把老胡当回事。

老胡本想骂,但此时忍住了,他见此人竟然不嫌脏,小心翼翼的用手拾起地上散落的花生米,用衣角擦擦然后放进嘴里。

老胡最初的恐惧过后好奇心顿起。他是谁,鬼应该不会吃饭喝酒的,那么他应该是个乞丐吧。

老胡的同情心上来了,这个一定是无家可归的乞丐,他一定是为了看流星雨才找到这个楼里,他也想许愿吧。也许他的梦更加美丽。

老胡不由打量了一眼这个人,他的头发很长,遮住了他的眼睛,绊倒老胡的就是他的那只脚。

看他这幅样子,换了别人就会揍他,不过老胡现在没有心情和他计较,何况他现在有事。

就在老胡转身想要离去上楼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一切都是虚拟的,就如这天上的星星一样”。

老胡愣住了,这个声音竟然是从身后流浪汉嘴里发出的。

感觉他话里有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流浪汉见老胡回头看着他,吃了一粒花生米继续道:“现在看到的星星,其实都是几十亿年前留下的光而已,一切都是虚幻的。

你们看到的流星雨不过是假象。而我也要开始新的生活,新的开始”。

他的话突然好想从远方传来,却又很近,在老胡的脑海里一直环绕。

老胡再看他时候,他已经消失不见了,地上仍然留下一些散落的花生米和一个空的啤酒瓶。

面对着这魔术一样的变化,老胡不信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住地上的啤酒瓶和花生米。

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奇迹会让自己遇到。

愣了半晌,楼下吵闹的声音把老胡从空白里拉了回来,急忙向楼上跑去。

熙就在楼上等待自己,不管流浪汉是人是鬼,如今已经顾不得他了。

自己一定要在流星雨到来之前找到熙,告诉她自己的心事。

当老胡踏上四楼的那一刻,感觉像是进入了寒冷的北极,很冷,是那种穿透骨髓的冷。

老胡拉拉衣领,望望漆黑的夜里,四楼什么都没有,甚至静悄悄的连自己的呼吸都能听得到。

然而熙呢,她去哪里了,联想到楼下鬼一般的流浪汉,老胡突然感觉到了害怕,熙不会是被鬼抓走了吧。

就在老胡心神不定,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黝黑的角落里,一道人影浮现,同时一个声音传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胡胡”。

胡胡是老胡的小名,老胡听熙竟然叫自己小名了,不由激动起来,呆呆的望着熙。

发梢裹住了她的小脸蛋,窈窕的身影在夜色之中分外迷人。老胡忍不住上前一把抱住了熙。

熙竟然没有躲闪。熙的眼睛却流下泪水,老胡感觉到了她的泪水已经滴下湿透了自己的衣襟。

忙放手道歉道:“对不起熙,我不该欺负你,我道歉,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到熙的泪痕,老胡认为也许过于唐突了,不该拥抱熙。

熙却依然让人捉摸不定,责备老胡:“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害的我一直等,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老胡笑了,听出熙话音里竟然有了吃醋的感觉,看来她一定是以为自己今天约了别人才迟到。

苦笑一下,刚要伸手去替她擦去眼泪,却发现熙的背后伸出一只苍白的手。

那只手拍到了熙的肩膀,老胡看来,眼睛瞪得老大,头皮一阵发麻,倒吸一口凉气。忙大喊熙:“小心背后”。

熙浑然未觉,笑嘻嘻的问:“胡胡,怎么回事,难道你也想装鬼吓唬我,是为了报复我上次对你的捉弄吗?”。

哦,没有事情。看到那只手突然不见了,也许是太紧张出现幻觉吧。

老胡松了口气,再次上前抱住了熙:“我们走吧,道外面去看流星雨,外面有很多同学在等待我们”。

熙点头,很享受的样子把头倚在老胡肩膀上。

老胡幸福的一阵眩晕,这丫头,今天只要我不死,不被鬼捉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疼她。

就在老胡陶醉在熙的温柔之时,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传入老胡耳朵里:“胡胡,你在抱着谁?”。

老胡好生纳闷,熙你莫非傻了,我正抱着你,干嘛问我在抱着谁。

正在惊奇,后面的人已经急了,胡胡,快点放手。老胡再看怀里抱着的哪里是娇滴滴的熙,明明是一个男人。

而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刚才绊倒的流浪汉。还没有等老胡放手,一双惨白的手已经死死地卡住了老胡的脖子。

老胡顿时喘不过气来,“啊,喔。啊。啊……。”

老胡哽咽着,拼命用手去掰那双手。

可是那双手的力度出奇的大,就像一把钳子一样,任凭老胡用尽全身力气也分不开。

看着老胡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旁边的熙惊恐的叫了起来。

老胡用尽力气努力憋出一句话:“快,快走”。

熙却傻了,根本不知道逃跑,愣愣的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老胡知道今天不行了,就要交代在这座鬼楼了,遗憾的是不知道自己与这个流浪鬼到底何仇恨,他为何一定要杀死自己。

但是此时老胡的思维已经中断了,眼睛一闭,就等待断气了。

“不要啊,快点放手,他真的会死的”。熙眼见老胡马上不行了,疯了似的扑上前来。要与流浪汉拼命,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随后一个声音传来:“李根,放手吧”。

老胡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感觉脖子一松,流浪鬼已经松开了自己。

老胡大口喘气,一股新鲜空气无比畅快的吸进了老胡快要枯竭的心脏。

老胡敢发誓,这绝对是自己这辈子所呼吸的最新鲜的一口气。

突然感觉浑身无力,老胡身子一软倒在地上,眼角的余神看了看熙的背后说话的人竟然是卢总。

卢总正关心的望着地上的老胡,问道:“老胡你没有事吧?”。

熙望着地上的老胡,真的流泪的,愤怒的盯着野鬼李根。感情这个流浪汉竟然就是野鬼李根。

想不到他的心机如此深沉,竟然化妆成一个流浪汉来谋害老胡。

卢总也怒不可遏:“毕竟同学一场,你害别人也就罢了,老胡与你有何冤仇?

既然你无故害人,那么就让我来超度你”。

李根听了,突然笑了,他的声音出奇的沙哑,眼睛里已经流出血液,令人毛骨悚然。

老胡见了只想马上逃走,只是浑身无力,用求助的眼神盯着卢总。

如今的几人之间,只有卢总身上的阳气最盛,也许只有他才能救大家离开这个鬼地方。

平时卢总可是最足智多谋的了。只是这次千万别有闪失。

老胡如今感觉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全部依靠就是卢总,好渴望他能有神奇的魔法拯救自己和熙。

李根笑罢。突然恨恨的道:“同学一场不假,那么幕呢,她为什么要害死我,而不是害死你们?。

她只不过为了抓个替死鬼便凶狠的将无辜的我抓去做鬼,这是自私自利狠毒的女人,如今我也要像她一样,绝不让你们自由自在”。

老胡这回经过一阵调整,呼吸已经正常了。

望着李根惨不忍睹凶恶狰狞的鬼脸,老胡突然胆气顿生,愤怒了。

“李根你说的好,这也难怪,你被害死,死的冤枉,凄凉。难怪你有怨气。要抓替死鬼。

但是我们都是无辜的,冤有头债有主,你就不怕冤冤相报吗?”。

老胡竟然胆大了,用手指着李根,一脸愤怒

卢总不等李根说话,接过话茬:“幕所以害死你一定有她的苦衷,你别告诉我你没有追求过她。

至于你在她生前是否伤害过她我们并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既然你如今不知好歹,残害无辜。今天我一定要超度你。咱们下辈子见好吧?”。

“哈哈,超度,我早就知道你们今天来看流星雨的目的是为了许愿超度我,但是我还是来了。

如果是全班师生都在,我接近不了你们,但是仅凭你们几个,还不是我的对手。今晚你们都得死”。

说完这几句凶狠的话,李根恶狠狠的向三人扑来。

卢总突然逃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着。

见到火光突然一闪,李根似乎愣了愣,人影一晃,突然消失了.

老胡此时对卢总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见卢总掏出香烟点着,忙问道,卢总,你老人家果然法力高深,平时不显山露水,想不到你竟然会捉鬼,李根一定被你收了吧。

卢总苦笑,我哪里有那么厉害,死去的奶奶曾经告诉过我,鬼魂害怕白天,俗称见光死。

如今也是无计可施才点着打火机碰碰运气,总胜于坐以待毙。

万幸的是果然一招制敌,只可惜李根虽然暂时被吓退,但是他的鬼魂仍然潜伏在附近。

所以我要点燃香烟,不敢断了光亮,我们三个人的命运今夜全靠这点小小的光亮。

老胡听了,不禁唏嘘不已,忙伸手摸到烟盒,里面已经没有烟了,忙道:“卢总,今晚全靠你了,在你香烟吸尽之前我们赶紧离开”。

卢总眉头紧皱,手持香烟,并不敢放到嘴边吸,因为那样会燃烧的很快的。

许久之后卢总问道:“流星雨还要多久才来?”。

老胡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八点半了,流星雨应该是九点到达这里。

还有半个小时。卢总松了口气:“幸亏我准备的充足,香烟带来一盒,希望能坚持到看完流星雨。

只是你们要帮忙照看,不要让我的烟头熄灭,就不会有危险”。

“我们到天台上去看吧”。熙突然道。

“很快的。流星雨看完我们马上撤离,应该不会有问题”。

“好吧”。卢总说道。老胡拉着熙的手,三人一起走上了天台。

机房大楼一共七层,七楼上面,是一个大大的天台,是学校老师们赏月的专属地方。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下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闹鬼的学校】第二章【鬼楼里死过人】第三章【鬼楼里有恩怨】第四章【虚实难测】第五章【陪你去看流星雨】第六章【女鬼出现,吓跑李根】第七章【巧遇姐姐王丽】第八章【慷慨赴死】第九章【恶狗岭遇险】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