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好看小说书房!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 危楼鬼域 > 第九章【恶狗岭遇险】

第九章【恶狗岭遇险】

心中有梦 2019-04-26

老胡和老王只是学生,父母也很贫穷,哪里有钱贿赂?卢总倒是富家子弟,只可惜卢总喝下孟婆汤后已经失去记忆,与植物人没啥区别,老胡明知道他身上有钱,又不好意思翻他的口袋。

摸摸胸口,有一块和田玉,价值不菲,那是幼时外公送的,手上还有一块腕表,是韩国货。忙摘下来塞到大胡子手里。

大胡子鬼差看到孩子们没有现金,有点失望,收下礼物,勉强点头:“好吧,我给你们办这事,但要等两天。”

就在此时,忽然从隔壁鬼窟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老胡大惊,吃惊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而是这个女人的声音好不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见过,老王也愣住了,呆呆的望着洞外。

忽然老胡的脑海里灵光一现:“是她,一定是她,不久前在楼顶曾经救过几个人的女孩刘幕,只是不知她为何被关在这里?”

老王似乎也想起什么,对鬼差道:“我们要找的人就是隔壁那个女鬼,你把她带来吧?”

大胡子鬼疑惑的打量了几个人一眼:“这个女鬼是逃走被抓回来的,很久以前她就来了,没有人来看过她的,想不到竟然与你们有关系?只是……”

顿了一顿,大胡子继续说:“鬼没有躯壳,也不能生育,千万不要有男女非分之想,否则自找麻烦。”

大胡子鬼说罢出去,一会功夫,带进来一个女鬼,正是女孩刘幕,只是刘幕如今却披头散发,想必吃了不少苦。

见到刘幕,众人都很高兴。唯有卢总,目光呆滞,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幕见到老胡等人,吃惊尤甚:“这里是冥界,阴阳相隔,你们竟敢到这里来,竟然能找到这里来,真厉害,了不起。只是你们再也回不去了知道吗?”

说完,刘幕的眼角竟然有泪花,毕竟同学一场,看见几个无辜的同学走到绝路,她不禁心里难过。

老胡大声道:“幕姐你不必自责,我们来这里是找我的爱人熙,我们就算死,也要救她出去,与你,只是偶遇。”

“原来是这样”,刘幕点头。

“老胡你爱一个女孩没有错,来救她也没有错,错的是,你们恐怕中计了。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我感觉,暗中有一个人,一直在策划,摆布我们,并且要置我们于死地才甘心。”

老胡这回是真的吃惊了,听刘幕这么说,一定是同学之间出了内奸,才诱使自己落入陷阱。

可是老王,卢总,还有班长宋涛,这些都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他们怎么可能出卖自己呢?

难道另有隐情?

刘幕见老胡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她,知道他一肚子的疑问,于是道:“不用问了,胡胡,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伤害了李根,去追他反而被关在这里对吗?是李根,是他把我囚禁起来的。

以前所以能够伤害他,是因为他爱我,没有防备我,当真较量,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在鬼楼里,他为了引诱我去追他,宁愿受伤,等把我骗到冥界后,将我押在这鬼地方。

老胡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事情竟然这么复杂,李根的恶毒远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放心吧,幕姐,早晚有一天我会抓到他为你,还有我的好兄弟卢总报仇的。”

刘幕听了老胡的话这才注意到精神痴呆的卢总,叹气:“卢兄弟已经沦入魔道,就算侥幸还阳,阳世无人能够解开孟婆汤里的毒,他终究废人一个。”

老胡和老王听的卢总会如此之惨,眼泪顿时下来了,“那该怎么办?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

刘幕继续说:“如今只有去找阎王,由他施法,才能恢复卢总的记忆,而且我们几个人若是想还阳,也需要崔判官在生死簿上更改阳寿。”

老胡道:“救不到爱人李熙,我是不会一个人走的。”

刘幕叹道:“救李熙你们不该从一楼过阴,李熙当初死在阳台,她的鬼魂从七楼离开尘世的。当初过阴应该选择从七楼。”

老胡无奈的道:“都是姐姐王丽的阻挠,被迫从一楼过阴,想不到会是这样。”

刘幕道:“事已至此,重新返回鬼楼从七楼过阴已经不可能,唯有一条路,逃出地狱,去见阎王,请他做三件事,一,恢复卢总记忆,二,释放熙,三,允许我们还阳。”

老胡鼓掌:“刘姐,足智多谋,我们总算有希望了。”

刘幕苦笑:“先别高兴的太早,路途艰险,一路上有诸多阴兵把守,还有恶狗岭,背阴山,枉死城等关口,此去实是九死一生,只是总胜过坐以待毙。”

何况就算见到阎王他也未必能够答应这三个要求,事到如今,只有走一步说一步了。

老胡兴奋的心情又沉入谷底:“只怕是眼前的关头就过不去,我们现在被囚禁,这个看守的大胡子鬼很贪婪,索要贿赂,还每天送些烂菜叶子,闻了实在不舒服。”

刘幕笑道:“这是因为你们的钱没到位,外面没有打点,所以在里面要多受苦。我刚刚进来的时候,也是受尽折磨,后来向父亲要钱,于是父亲给我烧了很多冥币,本来把看守打点好了,谁知可恶的李根竟然重金买通看守,继续虐待我。”

“李根也在这里?”老王吃惊的道,老胡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浑身也哆嗦起来,李根的手段几个人都见识过,那是极其恶毒。

刘幕点头:“要想离开这里很难,李根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话音刚落,有人在外边笑道:“亲爱的,不枉我爱你一场,你真的太了解我了,幸好你们都聚到了一起,免得我到处找了,今天你们都得死。”

李根说完,鬼窟外突然冒进来浓烟,原来李根在外面放起鬼火,鬼火与凡间的火焰不同,火焰全部是蓝色的,而且有剧毒。一旦燃烧起来不需要风和任何助燃物。

浓烟滚滚,满洞里都是烟雾,老胡等人被憋的喘不过气来,这回死定了,老胡心里想,他慢慢的闭上眼睛,只是没有救出李熙,他死不瞑目。

忽然李根在外面大叫,是嚎叫,似乎中了暗算,嚎叫声突然越来越远,想是逃跑了,一股急流涌进洞里,将火焰浇灭,烟雾也随着消散。

老胡惊呆了,绝处逢生真的太幸运了,他想不出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救他们。在这里他可谁也不认识。

“胡胡,你在这里吗?快点出来?”

“是姐姐?”老胡欣喜若狂,快步和老王等人冲出洞外,果然是姐姐王丽在笑咪咪的打量着自己。

“姐姐,”老胡尖叫着,终身想扑进姐姐的怀里,他扑了个空,差点摔倒,才想起鬼魂是没有躯体的,只有形体。

王丽微笑着打量着弟弟:“谢天谢地,你们终于获救了,再晚一点,后果不堪设想,今天能暗伤李根,实在是侥幸,多亏他没有防备,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里会有外人闯入。”

转头望着弟弟:“你一定会奇怪姐姐怎么会找到这里来救你们的吧?这事不是巧合,自从在鬼楼里你们下楼,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过阴的,你是我的弟弟,我太了解你了。”

但是你们太冲动,太低估阴间的难度了,此次来阴间,实在是九死一生,幸好人多计广,而且我对将前去的路途有所了解。”

几个人逃出地狱,刘幕的脸上却无丝毫兴奋的表情,王丽知道她的心事,安慰道:“前面就是恶狗岭了,凡间人怕狗咬,阴间的狗更加凶恶,幸亏我早有准备。”

说完王丽拿出一张纸来,众人一看,惊讶的嘴合不拢,纸上画满了饿狼。王丽解释说:“这是在凡间请大师给画的,恶狗可以伤人,但是最怕饿狼,危急关头,我们可以释放饿狼,与其抗衡,寻找机会通过。至于这些饿狼为何不伤人,每一条饿狼身上,大师都画有符咒。”

老胡感觉真的小看姐姐了,平时感觉她弱不禁风,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足智多谋。

王丽看到刘幕也是吃惊,突然问:“刘幕你怎么也在这里,你当初怎么死的,是谁害死你的,可以告诉我吗?我们是好姐妹,我一定帮你复仇。”

听了这句话,刘幕沉默了,眼角已经有了泪花,王丽知道触到了她的痛处。慌忙道歉:“对不起,我不该问,我只是关心你。”

刘幕叹了口气,缓缓抬头:“班长宋涛没有对你们说一个故事吗??他的初恋死在学校,为了追求一个有妇之夫,自甘堕落,最晚得不到结果,而且错过了真正的爱人,最终羞愤自杀,那个女孩就是我。”

听了这句话,除了卢总面无表情,其他人都惊住了,老胡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万万没想到,班长故事里的那个女孩竟然是真的,竟然是刘幕,想起李根的人面兽心,老胡几乎要崩溃,又想起姐姐死的不明不白,也是被抛弃自杀,一股屈辱感觉涌上心头。

刘幕的脸上面无表情,冷冷的道:“你们的内心一定在说我贱,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而死,女人的尊严不值一分钱,可是我不后悔,我也不恨刘哥,我爱他,虽然他欺骗了我,但是他是我的初恋,我把一切都交给了他,无论他怎样对我,都无怨无悔,这是一个女人最纯真的爱,你们不懂的。”

老胡等人悚然动容,幼小的心灵突然对刘幕肃然起敬,一个人全心全意爱一个人有错吗?尽管结局悲惨,令人耻笑,但那绝不是刘幕的错。

王丽走过来道:“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刘姐,既然你爱刘哥,那么也没有错,只是现实赤裸裸的事实,他已婚欺骗了你,你为他付出一切,而且为他而死,只是他不属于你,你要清醒些,不要在沉迷了?”

刘幕点头:“我知道,这一段爱已经走到了尾声,我在阴间的监狱到处找他,相见他最后一面,可是一直找不到他,逐渐的我也死心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恶狗岭,这里地势险要,山路狭窄,高山峻岭,阴气森森,树木间不时发出野狗凄惨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老胡紧紧的靠在姐姐身边,低声问:“姐姐,你有把握度过恶狗岭吗?”

王丽摇头:“不知符咒是否灵验,也不知究竟有多少只恶狗,如今别无他法,只有听天由命了。”

走了有一大半的路程,野狗只是在树林里嚎叫,一只也没有出来,老胡笑道:“也许人多势众,野狗也害怕,不敢出来了,哈哈!”

笑音未落,突然从草木花丛中窜出一群恶狗,大概几十只,呲牙咧嘴,跃跃欲试,准备向老胡等人扑来。

老胡等人不知道恶狗的厉害,王丽和刘幕早已花容变色,在阴间日久,无数次听说过恶狗岭群狗的歹毒,每当有陌生的鬼魂路过恶狗岭的时候,群狗便会凶猛扑上,撕裂鬼魂的躯体,却不将其咬死,实在是一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鬼域。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群狗跃跃欲试即将冲上来的时候,王丽慌忙拿出群狼图,口里默念符咒中的咒语,顿时从图中涌出几十条饿狼,将狗群团团围住,于是撕咬声,惨叫声,垂死挣扎声响成一片,狗群和狼群开始了殊死的搏斗。

老胡等人不敢怠慢,慌忙向前急走,眼看恶狗岭的出口即将到了,过了出口,便不是恶狗的辖区,恶狗本事再大,也绝不敢越雷池一步。正在此时。

突然一条躺在地上的恶狗爬起,飞一般的冲向几个人,王丽花容失色,顿时手足无措,来不及反应,只听的一声惨叫,刘幕已经被恶狗咬伤了胳膊,恶狗仍不心满意足,再次张开血盆大口,扑向刘幕的咽喉。

就在这时,老王的手机突然亮了,手机竟然开机了,从手机里传来了两声狼的叫声,这是老王的开机铃声,恶狗愣了愣,突然转身急跑,转眼消失不见。

终于过了恶狗岭,几个人总算松了口气,再看刘幕已经脸色惨白,老胡安慰:“姐姐不要难过,如今我们已经过了第一关,只要能够见到阎王,还阳之后,一定找最好的医生给你治伤。”

刘幕摇头:“没有用了,恶狗岭的恶狗岂是尘世恶狗所能相比?这里的恶狗唾液中含有剧毒,能咬散一切鬼魂的魂魄,被恶狗咬伤后,四十八小时内若不能的到阴间药物治疗,鬼魂的形体就会分离,成为死灵体,沉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啊。听了刘幕的话。像是在交代遗言,几个人都伤心了,老王看看手机,镇定自若:“幸亏还有四十八小时,假如路上不出什么意外,完全可以见到阎王,求的解药。”

老胡再次对老王刮目相看了,这个臭小子,平时只是会玩手机,想不到每次到了危难关头,他总是有怪点子,真是深不可测。

他那手机也不像凡人用的,不知道里面究竟隐藏多少秘密,认识他好几年,似乎他的手机没有开机过,为什么不迟不早,偏偏在刘幕将要遇害的时候开机,吓跑了恶狗呢?老胡真的对老王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满腹疑问。

老王却没有注意到老胡的表情,他又继续看他的手机了,老胡偷偷看了一眼,发现老王的手机不知何时又关机了,屏幕一片黑白,这个死尸,真是一个怪物,将来他若是娶了老婆,老婆不把他的手机扔进垃圾池才怪。

前面就是背阴山了,遥遥相望,山上云雾缭绕,平增了许多诡异与神秘。

王丽嘱托:“过背阴山不可轻易开口说话。这里的阴魂太多,孤魂野鬼遍地都是,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伤害,他们吸取了身上有阳气的鬼魂,便会还阳,投胎转世,重新做人。”

阳气?老胡很吃惊?我们连躯壳都没有了,怎么还有阳气?

王丽道:“刚刚死亡的魂魄,身上还残留着在阳世间的气息,只是很弱,这种阳气短时间不会消散,我们只有在阳气没有完全消散之前还阳,才是最佳时机,不然”

不然怎样?老胡突然插嘴问:“也许这句话对他的诱惑太大,他竟然放下了手机。”

王丽苦笑:“所有的鬼魂经过阎王的批准,由崔判官派人护送还阳,阴间有一个还魂崖,也叫望乡台,站在望乡台上,可以望见家乡的一切,只是被推下去的那一刻,记忆已经脱离。”

投胎转世以后,来世是男是女,是牛是马?还是花草树木,山河湖流都很难说,万一不抢,像猪八戒一样误投猪胎,也很难说,也只有认命。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阳气重的鬼魂,与他们却又不一样,我们只需要判官在生死簿上增加阳寿。

还阳以后仍然是原来的人,阴间的一切犹如做了一场梦一样……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下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四章【虚实难测】第五章【陪你去看流星雨】第六章【女鬼出现,吓跑李根】第七章【巧遇姐姐王丽】第八章【慷慨赴死】第九章【恶狗岭遇险】第十章【巧过背阴山】第十一章【地藏王菩萨】第十二章【孟婆出手】第十三章【人鬼情未了】第十四章【故地重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